top of page

伟大都是熬过来的!黄仁勋斯坦福最新访谈分享:创业历程、如何度过低谷、AI的未来

来源:硬AI



英伟达的核心?在创造需求前,先创造技术!

作者:李笑寅


核心观点:

1、面对英伟达暴跌80%时的“低谷期”,回到事情的“核心”,坚持我所相信的,然后什么都不改变、继续前进。

2、英伟达成立之初,第一个重大决策就是确定3D图形技术将成为第一个“杀手级”应用。公司使命就是“构建特殊的计算机,解决普通计算机无法解决的问题”。

3、英伟达三十年来的所有工作几乎围绕技术和市场展开,这也是英伟达的核心:在创造需求前,先创造技术。未来十年,英伟达最大的挑战来自技术和市场,其他的挑战还来自工业、地缘政治和社会层面。

4、英伟达能对推动计算的未来做出了独一无二的贡献,这对人类来说是最重要的工具之一。

5、AI最新的一大突破是深度学习,另一个重要的突破是为语言模型而新发明的基于人类反馈的强化学习(RLHF)技术,英伟达已经找到了在系统层面实现该技术的方案。

6、未来,信息处理的方式将从根本上发生变化,生成式AI将从一个信息“种子”出发,计算的未来将高度依赖生成而非检索。

7、未来对AI的监管来自两方面:社会监管和产品服务监管。应当将AI发展带来的社会问题细分加以监管。

8、随着技术的发展,信息处理和软件开发将会发生根本性变化,导致行业结构和组织方式面临重大调整。重塑组织架构力求摒弃传统的层级式管理,倡导更加平等、开放的组织文化。

9、不相信“信息=权力”的文化环境,对员工的信任和赋权的十分重要。英伟达仅有3万名员工,是世界上最小的大公司,但每位员工都被赋予了巨大权力。

10、希望英伟达能通过坚持不懈地去做擅长且热爱的事,被历史以“改变了一切”的名号记住。

去年以来,乘着愈演愈烈的AI浪潮,手握着“硬通货”GPU,英伟达成功坐上“AI芯片一哥”的宝座,公司股价一路飙涨300%,市值站上2万亿美元,跻身全美第二。

当地时间3月4日,身价已冲至全球TOP21的英伟达CEO黄仁勋赴斯坦福商学院,接受了来自“View From The Top”系列沙龙活动的访谈。

在这场最新的公开访谈中,黄仁勋仍身着经典“黑色皮衣”亮相。作为34年前的电气工程硕士毕业生,黄仁勋以斯坦福校友的身份分享了他是如何创立英伟达、成功获得第一笔资金、如何确立公司组织架构以及怎么构建第一个“杀手级”应用的,此外,就人工智能革命、如何度过“低谷期”,黄仁勋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努力造就英伟达

:Jensen,非常荣幸邀请到您。感谢您的到来。

答:很高兴来这里。

多谢。为纪念您再次莅临斯坦福,让我们从您初次离开时刻开始聊起。您当时选择加入了当时极具吸引力的LSI Logic公司,与科技界顶尖人物共事,却决定离开,自立门户。是什么激励了您?

:我在LSI Logic担任工程师,而Chris和Curtis当时在Sun公司。与当时包括Andy Bectoshim在内的一些最顶尖的计算机科学界人物一起工作,我们从事工作站和图形工作站的建设等工作。有一天,Chris和Curtis表示希望离开Sun公司,并希望我一起创业。尽管我拥有一份优秀的工作,但他们坚持邀请我共同创建一家公司。因此,每当他们来访,我们就会在Dennis见面,顺便说一句,那是我的母校。我曾做过洗碗工,这是我首次就业经历,而我做得非常好。我们开始集思广益,正值微处理器革命之时,即1993年和1992年。PC革命正处于起步阶段,Windows 95尚未面市,Pentium也还未公布。在这个PC革命即将到来之前,微处理器的重要性显而易见。

我们想,为什么不创立一家公司?目标是解决通用计算无法解决的问题。因此,这成了公司的使命:构建特殊的计算机,解决普通计算机无法解决的问题。直到今天,我们仍专注于此。如果看看我们因此而拓展的市场,包括计算药物设计、天气模拟、材料设计等,我们对此感到非常自豪。还有机器人技术、自动驾驶汽车、我们称之为人工智能的自动化软件等。我们将技术推向极限,最终使计算成本几乎为零,这促使软件开发出现了一种全新的方式,即计算机自我编写软件,这直到今天仍然让我感到惊叹。这就是我们的旅程。感谢大家的到来。

:今天,这些应用受到了我们所有人的关注。但当时,LSI Logic的CEO说服他最大的投资者,Don Valentine,也是Sequoia(红杉资本)的创始人,与你会面。我看到许多在场的创始人都在翘首以待,但你是如何说服硅谷最抢手的投资者,投资于一支初次创业且为尚不存在的市场构建新产品的团队的?

:我曾对如何制定商业计划一筹莫展,于是走进了那个尚存的书店。在商务图书区域,我发现了一本熟悉作者——戈登·贝尔所写的书。这本书厚重得让人望而生畏,名为《如何撰写商业计划书》,标题直截了当,却显得格外针对性。似乎戈登只为寥寥数人而写,我意外成为了其中之一。本应在购买时察觉到这并非明智之举,毕竟,戈登的卓越才智意味着他有很多东西想要传授。

拿起这本长达450页的书籍,我很快就意识到,如果沉浸在书本中,恐怕还没读完,我与公司就会走到尽头。那时,劳里和我仅能维持六个月的生计,加之我们的孩子斯宾塞、麦迪逊和一条宠物犬,生活所需的资金压力让我不得不放弃深入阅读。所以我没有写商业计划。我刚刚去和威尔夫·科里根谈话。有一天他打电话给我说,嘿,你离开了公司,你甚至没有告诉我你在做什么。我要你回来给我解释一下。于是我回去向威尔夫解释了这一点。威尔夫最后说,我不知道你说了什么。这是我听过的最糟糕的电梯演讲之一。然后他拿起电话给唐·瓦伦丁打了电话。他打电话给唐,他说,唐,我要派一个孩子过去。我要你给他钱。他是LSI Logic有史以来最优秀的员工之一。

我从这次经历学到的是,你可能进行过成功的面试,或是经历过失败的面试,但你无法逃避你的过去。因此,努力塑造一个好的过去。

我当真地说,我成为过Denny's最佳洗碗工,我把工作规划得很好,并且有条不紊。我是那种做事有序的人。然后我干得很卖力。之后,他们升我为Bus boy(杂工)。我确信我是Denny's有史以来最好的Bus boy。我从不让自己的岗位空闲,我从不空手而归,工作效率极高。因此,最终我成为了CEO。我仍在努力成为一个好的CEO。

逆风中,坚持我所相信的

问:面对诸多竞争,要在89家追赶着构建同一产品的公司中脱颖而出,确实不易。在剩余运营资金只有69个月时,你明白初期的规划已不可行。在这种逆境中,你如何决定下一步行动以挽救公司?

答:我们成立了这家公司,旨在推动加速计算的发展。但关键问题是,这个技术将用于什么目的?什么是它的杀手级应用?我们的第一个重大决策,也是红杉资本支持我们的原因,就是确定第一个杀手级应用将是3D图形技术,应用场景则是视频游戏。在那个时候,制造低成本的3D图形技术几乎是不可能的,像硅谷图形这样的公司生产的图像生成器售价高达百万美元。而且,当时的视频游戏市场几乎为零。这样,我们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挑战:如何将一项难以商品化的技术与一个几乎不存在的市场结合起来。正是这个交点定义了我们公司的成立。

我依然记得,在我演讲结束时,唐(Don)的一番话给了我深刻的启示,他说:“创业公司不应该投资或与其他创业公司合作。”这意味着英伟达的成功,依赖于另一家创业公司的成功——那就是艺电(Electronic Arts)。当我离开时,他提醒我,艺电的首席技术官只有14岁,还需要他妈妈开车送他上班。他想通过这个故事提醒我,我们的成功依赖于这样的合作伙伴。然后,他半开玩笑地警告我,如果我亏了他的钱,他会让我好看。这是我对那次会议最深刻的记忆。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做出了一些成就。我们花了几年时间为个人电脑创造了游戏市场,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直到今天我们仍在继续。我们意识到,不仅要创造技术,还要发明一种新的计算图形方法,将原本价值百万美元的技术转化为只需三四百美元就能装入电脑的技术,并且还必须创造这个全新的市场。因此,我们不仅需要创造技术,还需要创造市场。这种创新精神定义了英伟达。

今天,我们所做的几乎一切都是围绕创造技术和市场展开。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说我们有一个技术栈、一个生态系统。这已经成为英伟达30年来的核心:为了创造能让人们购买我们产品的条件,我们必须去发明新市场。这就是我们在自动驾驶、深度学习和计算药物设计和发现等所有这些领域中走在前列的原因,我们在创造技术的同时,也在创造市场。

接着,微软引入了Direct3D标准,催生了数百家公司。几年后,我们发现自己几乎与所有人竞争。我们发明的3D图形技术与Direct3D不兼容,这让我们处于了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我们面临一个选择:重置公司或者倒闭。但我们不知道如何按照微软的方式来构建它。我记得在一个周末的会议上,我们讨论了我们现在有89个竞争对手。我们知道我们的方式不对,但我们不知道正确的方式是什么。幸运的是,我们在Fry's Electronics找到了关于OpenGL管线的书,这些书定义了计算机如何进行图形处理。我买了几本书带回公司,并对我的团队说,我找到了我们的未来。我们按照书中的方法实现了OpenGL管道,创造了世界上前所未见的东西。这个过程中的许多教训,为我们公司后来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那一刻给了我们极大的信心。它证明,即使在你对某件事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也有可能成功地创造未来。

这就是我现在对所有事情的态度。当有人向我介绍我从未听说过的事物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总是:“这有多难?”往往只是一本教科书或一篇论文的距离。因此,我花了很多时间阅读研究论文。然后,如果这是真的,你当然可以学习别人是如何做某事的,然后回到最初的原则,问自己,鉴于今天的条件,我的动机,工具,以及事情的变化,我会如何重新做这件事?我会如何重新发明整个事物?如果我今天要建造一辆车,我会从20世纪50年代和1900年代开始逐步改进吗?我今天会如何建造计算机?我今天会如何编写软件?这样,我总是回到最初的原则,即使在今天的公司里,也会因为世界已经改变而重新定位自己。我们过去编写软件的方式是整体式的,它是为超级计算机设计的,但现在它是分散的。现在我们如何看待今天的软件,如何看待今天的计算机,如何看待事物,总是让你的公司,让你自己回到最初的原则,这创造了大量的机会。

如果你给我发东西,希望我帮忙审查,我会尽我所能,并向你展示我会如何处理。在这个过程中,我当然也从你那里学到了很多。对吗?你给了我很多信息的种子。我学到了很多。因此,这个过程对我来说是有益的。有时候,这确实需要很多精力,因为,为了给别人增加价值,而他们从一开始就非常聪明,我周围都是非常聪明的人,你至少要达到他们的水平。你必须进入他们的思维空间,这真的很难。这就需要付出巨大的情感和智力精力。因此,当我处理这类事务时,我会感到疲惫。我周围有很多伟大的人。

理论上,CEO应该有最多的直接下属,因为向CEO报告的人需要的管理最少。对我来说,CEO只有很少的直接下属是没有意义的,除了一个我知道为真的事实。那就是,CEO的知识和信息被认为是极其宝贵、极其机密的。你只能与两三个人分享。他们的信息如此无价,如此机密,以至于他们只能与更多的几个人分享。

我不相信那种拥有信息就拥有权力的文化和环境。我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能为公司做出贡献,我们在公司中的地位应该与我们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引导他人实现伟大、激励、授权和支持他人有关。这些是管理团队存在的原因,为公司中所有其他员工服务,创造条件,让所有这些了不起的人自愿来为你工作。与世界上所有年度高科技公司相比,他们选择了,自愿为你工作。因此,你应该创造条件,让他们能够从事他们一生的工作,这是我的使命。你可能听说过,我已经很明确地说过了。我认为我的工作就是非常简单地创造条件,让你能够从事你一生的工作。那么,我该如何做到这一点?这种条件是什么样的?这种条件应该带来什么结果?极大的授权。

你只有在理解情境时才能被授权,不是吗?对吧?你必须理解你所处情境的上下文,以便你能提出伟大的想法。因此,我必须创造一种环境,让你理解上下文,这意味着你必须被告知。而被告知的最佳方式是,我们之间信息扭曲的层次尽可能少。

这就是为什么我经常在像这样的场合或听众面前推理事物。我首先说,这是我们拥有的初始事实。这是我们拥有的数据。这是我将如何推理。这些是一些假设,这些是一些未知数,这些是一些已知数。因此,你进行推理,现在你已经创造了一个高度赋权的组织。英伟达有30000名员工,是世界上最小的大公司。我们是一个小公司,但每位员工都被赋予了巨大的权力,他们每天都在代表我做出聪明的决定。

这是因为,他们理解了我的立场。我对人们非常透明。我认为我可以信任你们拥有信息。

现在,很多时候信息很难听,情况很复杂,但我相信你们可以处理。你们,你们知道,很多人听我说,你们都是成年人。你们可以处理这个。有时候他们并不真的是成年人。他们只是刚刚毕业。我只是在开玩笑。

我知道当我第一次毕业时,我几乎不是一个成年人。但我,我很幸运被信任处理重要的信息。所以我想做那样的事情。我想为人们创造条件。





英伟达的核心:开创一种新的计算方式

问:是的,你们应用这项技术的方式被证明是革命性的。你们获得了进行首次公开募股所需的所有动力,因为在接下来的四年里,你们的收入增长了九倍。但在所有这些成功中,你决定稍微转变一下英伟达的创新重点,这是基于你与一位化学教授的电话交谈。你能告诉我们那通电话的内容,以及你是如何将你所听到的与你接下来的行动联系起来的吗?

答:我记得,公司的核心是开创一种新的计算方式。计算机图形是第一个应用,但我们总是知道会有其他应用。因此,图像处理来了,粒子物理学来了,流体力学来了,等等,所有这些有趣的事情我们都想做。我们让处理器更加可编程,以便我们可以表达更多的算法。然后有一天,我们发明了可编程着色器,这使得所有形式的成像和计算机图形都变得可编程。这是一个伟大的突破。因此,我们发明了它。在此基础上,我们试图寻找表达更复杂算法的方法,这些算法可以在我们的处理器上计算,这与CPU非常不同。因此,我们创建了这个叫做CG的东西。我认为是2003年左右,C代表GPU。它比CUDA早了大约三年。

拯救公司的同一个人,马克·基尔加德(Mark Kilguard),写了那本教科书。CG非常酷。我们写了教科书,开始教人们如何使用它。我们开发了工具,规则等。然后一些研究者发现了它。许多斯坦福的研究生在使用它。许多后来成为英伟达工程师的人在玩它。我,一些马萨诸塞州总医院的医生拿起来用它进行CT重建。所以我飞过去看了看他们,说,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他们告诉我。然后,一个计算量子化学家用它来表达他的算法。因此,我意识到可能有一些证据表明人们可能想要使用这个。这给了我们更多的信心,我们必须去做这件事,这种计算形式可以解决普通计算机真正无法解决的问题,并增强了我们的信念,使我们继续前进。

每当你听到一些新事物,你似乎都会珍惜那种惊喜。这似乎是你在英伟达领导职位上的一个主题。你好像在技术转折点之前很久就下了赌注,当苹果从树上落下时,你正穿着你的黑色皮夹克站在那里准备接住它。你是如何做到的?

看起来总是像一个潜水接球。你根据核心信念做事。我们深信我们可以创造一台解决普通处理器无法解决的问题的计算机。CPU能做的事情有限,通用计算能做的事情有限。然后有一些有趣的问题我们可以去解决。问题总是,这些有趣的问题仅仅是有趣的,还是它们也可以是有趣的市场?因为如果它们不是有趣的市场,它就不可持续。英伟达经历了大约十年的时间,我们在投资这个未来,而市场并不存在。当时只有一个市场,那就是计算机图形,10到15年。如今推动英伟达的市场根本不存在。

那么,当你周围的所有人,我们公司和英伟达的管理团队以及所有与我一起创造这个未来的了不起的工程师们,你的股东,你的董事会,你的所有合作伙伴,你带着所有人一起前进,而市场的证据却不存在,这是真正的挑战。技术可以解决问题的事实,以及因此而可能的研究论文都很有趣。但你总是在寻找那个市场。但是,在市场存在之前,你仍然需要未来成功的早期指标。我们公司有一个说法,叫做关键绩效指标(KPI)。不幸的是,KPI很难理解。我发现KPI很难理解,什么是好的KPI。很多人,当我们寻找KPI时,你去看毛利率。那不是KPI,那是结果。你在寻找一些能尽早表明未来积极结果的东西,好吗?原因是因为你想要尽早的,表明你正在正确方向上的早期迹象。因此,我们有这个说法,叫做EIOFS,早期成功指标。这对人们很有帮助,因为我一直在用它给公司带来希望,嘿,看,我们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解决了那个问题,我们解决了这个问题。市场并不存在,但这些都是重要的问题,这就是公司的宗旨。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想要可持续发展。因此,市场最终必须存在。

但是,你想要将结果与你正在做正确事情的证据分开,好吗?这就是你如何解决将投资放在很远的事物上,并且有信念继续走下去的问题,尽可能早地定义出你正在做正确事情的指标。因此,从一个核心信念开始。除非有什么事情改变了你的想法,否则你继续相信它。并寻找未来成功的早期指标。

问:英伟达的产品团队使用了哪些早期成功指标?

答:各种各样的。我,我在看到论文之前,就遇到了一些需要我帮助的人,他们在做这个叫做深度学习的东西。那时,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深度学习。他们需要我们创建一个特定领域的语言,以便他们的所有算法都可以轻松地在我们的处理器上表达。我们创建了这个叫做cuDNN的东西,它本质上是存储计算中的SQL。这是神经网络计算。我们为此创建了一种语言,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说是深度学习的OpenGL。因此,我们,他们需要我们这样做,这样他们就可以表达他们的数学,并且他们不懂CUDA,但他们懂他们的深度学习。因此,我们为他们在中间创建了这个东西。

我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即使这些研究者没有钱,这些研究者没有钱。这是我们公司的一项伟大技能,你愿意做一些事情,即使财务回报完全不存在,或者可能非常遥远,即使你相信它,我们问自己,这是值得做的工作吗?这是否推进了某个重要的科学领域?注意,这是我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谈论的,我们从市场的大小中找不到灵感,而是从工作的重要性中找到灵感。因为工作的重要性是未来市场的早期指标。没有人需要做商业案例,没有人需要向我展示损益表,没有人需要向我展示财务预测。

唯一的问题是,这是重要的工作吗?如果我们不做,它会在没有我们的情况下发生吗?现在,如果我们不做某事?而且没有我们,事情还是会发生。这实际上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喜悦。原因是,你能想象世界变得更好了。你甚至不需要举手。这是,终极懒惰的定义。在很多方面,你希望有这种习惯。原因是,你希望公司对其他人总是可以做的事情保持懒惰态度。如果别人可以做,让他们去做。我们应该去选择那些如果我们不做,世界就会崩溃的事情。你必须说服自己,如果我不做这件事,它就不会被完成。这很重要。如果这项工作很难,并且影响深远和重要,那么它会给你一种目的感。讲得通吗?因此,我们公司一直在选择这些项目。深度学习只是其中之一。而第一个成功的迹象是,安德鲁·安(Andrew Anne)提出的那只模糊的猫。然后亚历克斯·克舍夫斯基(Alex Kerchewski)检测到了猫,不是每次都成功,但成功得足够多,让人觉得,这可能会带我们去某个地方。我们对深度学习的结构进行了推理。我们是计算机科学家,我们懂得如何使事物运作。因此,我们说服自己,这可能会改变一切。无论如何,但那只是一个例子。

问:因此,你所做的选择在字面上和比喻上都带来了巨大的回报。但你必须引导公司度过一些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时期,比如在金融危机期间,由于华尔街不相信你对机器学习的押注,公司市值下跌了80%。在这样的时候,你是如何引导公司并保持员工对手头任务的动力的?

答:这是,我在那个时期的反应与我对这周的反应一样。你,今天早些时候,你问我关于这周的问题。我的脉搏完全一样。这周和上周或之前的周没有什么不同。

当你的股价下跌80%时,你只是想穿一件T恤衫,上面写着,不是我的错。但更重要的是,你只是不想离开你的床。你不想离开你的房子。所有这些都是真的。

但然后你回到做你的工作。以同样的方式在同一时间醒来,以同样的方式优先考虑我的一天,回到我相信的东西。你必须进行核心检查,始终回到核心。什么是最重要的事情,并逐一检查它们。有时候这是有帮助的:家人爱我,好的,勾选;双重勾选,对吧?因此,你只需勾选它,并回到你的核心,然后回去工作。

然后每次谈话回到核心,让公司专注于核心。你相信它吗?有什么变化,股价变了,但还有其他什么变了物理定律变了,重力变了吗?我们假设的、我们相信的、导致我们决策的所有事情,有哪些事情变了?因为如果这些事情变了,你就必须改变一切。但如果这些事情都没有变,你什么都不改变。继续前进。是的,这就是你做到的方式。

问:与你的员工交谈时,他们说你试图。

答:避开公众,包括员工。

我只是害怕。不幸的是领导者必须被看到。这是困难的部分。我是电气工程学的学生,当我去上学时,我还很年轻。我上大学时还只有16岁。因此,我在做每件事时都很年轻。因此,我有点内向,有点害羞。

我不喜欢公开演讲。我很高兴来到这里。我不是说,但这不是我天生就会做的事情。而且,当情况具有挑战性时,站在你最关心的人面前并不容易。原因是,你能想象一个公司会议,这是我们的股价下跌了80%。而我作为首席执行官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来面对你,解释它。部分原因你不确定为什么,部分原因你不确定会有多糟,你只是不知道这些事情。但你仍然必须解释它,面对所有这些人,你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一些人可能认为我们注定要失败。有些人可能认为你是个笨蛋。有些人可能在想其他事情。有很多人在想的事情,你知道他们在想这些事情,但你仍然必须站在他们面前,处理,做艰难的工作。

问:他们可能在想那些事情,但在这样的时候,你的领导团队中没有一个人离开。

答:这就是我一直提醒他们的。我只是开玩笑。我被天才们包围着。我被天才们包围着。是的,其他的天才。英伟达众所周知,拥有全球最优秀的管理团队。这是世界上技术管理团队最深的。我被他们中的许多人包围,他们都是天才。商业团队,营销团队,销售团队都是不可思议的。

企业组织中赋权很重要

问:不可思议。你的员工说你的领导风格非常具有参与度。你有50个直接下属。你鼓励组织各个部分的人向你发送他们头脑中的前五件事,并且你不断提醒人们,没有任务是低于你的。你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有意设计这样一个扁平的组织?我们在设计未来的组织时应该如何思考?

答:没有任务是低于我。因为记住,我曾经是个洗碗工,我是认真的。我曾经清洁过厕所。我是认真的,我清洁过很多厕所,比你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多。有些厕所根本就看不见。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你知道,那就是生活。因此,你不能向我展示一项低于我能力的任务。我之所以不做,只是因为,它是否低于我。

如果你给我发东西,你希望我对它提供意见,我能为你提供服务,在我审查它的过程中,与你分享我是如何推理的。我为你做出了贡献。我使你能够看到我是如何推理某事的。通过推理,了解某人是如何推理某事的,赋予了你能力。他说,哦,我的天,这就是你推理这类事情的方式。它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复杂。这就是你推理非常模糊的事情的方式。这就是你推理无法计算的事情的方式。这就是你推理那些看起来非常可怕的事情的方式。这就是你看起来,你明白吗?因此,我一直向人们展示如何推理事情。战略事情,你知道,如何预测某事,如何分解问题。你只是到处赋予人们能力。因此,这就是我看待它的方式。

计算的未来将高度依赖生成而非检索

:现在我们来谈谈大家最关心的话题——AI。上周,你提到生成式AI和加速计算已经达到了转折点。作为这项技术逐渐进入主流,你最期待哪些应用?

答:我们需要回到基本原理,思考生成式AI是什么。通过大量的学习和数据分析,我们现在能够理解这些数据背后的含义。我们不仅理解了各种形式的含义,还能够实现它们之间的转换。这种转换本质上就是信息的生成。这意味着,在未来,信息处理的方式将从根本上发生变化,软件开发和应用的处理方式也将随之变化。

以前,我们依靠的是基于检索的模型,信息被预先记录然后根据算法进行检索。但未来,生成式AI将从一个信息的种子出发,通过提示(prompts)生成更多内容,使得计算的未来将高度依赖生成而非检索。

举个例子,我们现在的对话中,大部分信息都是即时生成的,而非简单回溯。这就是智能。未来,我们的计算机将在很大程度上采用这种生成式方式运作,而不是依赖于检索。

对于企业家而言,这种转变意味着需要重新考虑哪些行业将会被颠覆,我们对网络、存储的看法,以及我们对互联网流量的使用将会如何变化。

从组织架构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基于基本原理来构建组织。如果我们制造的是不同的东西,那么为什么我们的组织结构要完全相同呢?无论是构建计算机还是提供医疗服务,我们的组织结构应该反映我们所处的环境特征。

问: 我想留出时间给观众提问,今年你的主旨是“重新定义明天”。我们向所有嘉宾提出的问题是:作为英伟达的联合创始人和CEO,如果你能闭上眼睛神奇地改变明天的一件事,那会是什么?

:我们之前应该考虑过这个问题吗?我可能会给出一个不尽如人意的答案。我认为不仅仅是一件事。有很多我们无法控制的事情。你的使命是做出独特贡献,过有意义的生活,做一些世界上其他人做不到的事,以便人们在你离开后会说,因为有了你,世界变得更好了。这就是我生活的方式。

:我总是试图先想象未来,然后再回头看。你的问题正好与我的思考方式相反。我从不从当前的立场向前看,而是想象自己在未来,然后回顾过去。这样做更容易。回顾过去,仿佛阅读自己的历史一样。我们做了这个,做了那个,克服了这个难题。这让人理解吗?这就像你们解决问题的方式,先确定你想要的结果,然后逆向工作以实现它。我梦想英伟达能对推动计算的未来做出独一无二的贡献,这对人类来说是最重要的工具之一。

这并不是说我们多么自重,而是这确实是我们擅长的东西,而且非常难以做到。我们相信我们能够做出绝对独特的贡献。我们用了31年的时间才走到今天,但我们的旅程才刚刚开始。这是极其困难的。当我回顾过去时,我相信我们会被记住为一家改变了一切的公司,不是通过我们说的话,而是通过我们坚持不懈地做一件我们非常擅长并且热爱的事情。

英伟达未来10年面临两重挑战

问:我是2023年毕业的的学生。我的问题是,你怎么看你的公司在未来十年的发展,你认为公司将面临什么挑战,你们是如何为此做准备的?

答:首先,让我说说我脑海中闪过的思绪。当你提到挑战时,我脑海中浮现的挑战清单如此之长,我在想该选择哪个。说实话,你的问题让我想到的大多是技术挑战,因为那是我今天早上的主题。如果你昨天问我,可能会是市场创造的挑战。有一些市场,我真的非常想开拓。但我们不能孤军奋战。

英伟达是一家技术平台公司,我们服务于许多其他公司,帮助他们实现我们通过他们寄托的希望和梦想。我希望生物学界能够达到类似40年前芯片设计界的水平,那时计算机辅助设计(EDA)为我们今天所能做的一切铺平了道路。我相信,我们将为他们实现计算机辅助药物设计。我们现在能够代表基因、蛋白质,甚至是细胞,几乎可以理解一个细胞的意义了,一个细胞到底意味着什么?如果我们能像理解一个段落那样理解一个细胞,想象一下我们能做什么。因此,我对此感到既焦急又兴奋。有一些我特别期待的技术,比如仿人机器人,我们已经走到了拐角处。如果我们可以理解语言,为什么我们不能理解操作?一旦你解决了一个问题,你就会问自己,为什么我们就不能解决另一个问题呢?我对这些进展感到非常兴奋,这是一种令人愉快的挑战。

当然,我们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技术性的,还包括工业、地缘政治和社会层面的。比如,全球的社会和地缘政治问题,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友好相处呢?为什么我们要放大这些问题呢?为什么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要如此判断他人呢?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我不需要重复这些。

对AI发展期待与担忧并存

问:我是Jose,2023年商学院的毕业生。我的问题是,你是否对我们开发AI的速度感到担忧?你认为是否需要某种形式的监管?谢谢。

答:是的,问案是肯定也是否定。我们确实需要你。最近AI的一大突破是深度学习,它推动了巨大的进步。另一个重要的突破是我们为语言模型新发明的,基于人类反馈的强化学习。我每天都在实践这种强化学习。这是我的工作,对于场内的父母们来说,你们也在不断地提供这种学习反馈。

现在,我们已经找到了如何在系统层面为人工智能实现这一点的方法。还有许多其他技术是必要的,用于设置保护措施、微调和确保系统符合实际物理规律。例如,我们怎样生成符合物理定律的代号?目前,有些代号仿佛在太空中漂浮,不遵守物理规律。这需要技术来实现。

监管方面,有两种类型:社会监管和产品服务监管。社会监管我不太清楚怎么办,但对于产品服务监管,我们很清楚应该怎么做。FDA、NHTSA等机构已经为特定用途的产品和服务制定了规章制度。请不要引入一个横贯所有领域的超级监管。负责会计监管的机构不应该去监管医生。

但我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AI的社会影响该如何应对?虽然我没有绝佳的问案,但足够多的人正在讨论它。重要的是将这些问题细分,这样我们就不会因为过分关注某一件事而忽略了我们本可以做的许多常规事务,结果反而造成了伤害。我们应该确保我们在那里做正确的事情。

全世界最不缺黑色皮衣的人

问:我们还有一些快问快答的问题,按照惯例为你准备。

:好吧,我本来想避开这个的。好的,开始吧。

问:你的第一份工作是在Denny's。他们现在有一个专门的展位致敬你。你最美好的回忆是什么?还有,第二份工作是?

:顺便说一下,我的第二份工作是在AMD,那里也有给我的展位吗?我只是开个玩笑。我确实非常喜欢我在那里的工作。AMD是一家伟大的公司。

问:如果全世界的黑色皮夹克短缺,我们会看到你穿什么?

答:哦,不用担心,我有很多存货。我将是唯一不需要担心的人。

问:如果你要写一本教科书,它会叫什么名字?

答:写一本书吗?你问的是一个不可能发生的问题。

问:最后,如果你可以给斯坦福大学的学生们分享一条建议,那会是什么?

答:这不是一个词,但我想说是:有一个核心信仰。每天都要检验它,全力以赴地追求它,并长期坚持。让你爱的人围绕在你身边,一起享受这段旅程。这就是英伟达的故事。

问:Jensen,过去的一小时是一场享受。感谢你的分享。非常感谢。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OpenAI推出新的产品和服务:GPT Store和ChatGPT Team。这凸显出,OpenAI正不遗余力地保持对Anthropic、谷歌、Meta等竞争对手的领先地位。



关注我们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80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