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4万字完整版!2021年股神巴菲特股东大会实录,解读热点问题(二)

本文来自:扑克财经

我再花时间时间跟大家解释一下。您再做一个估算吧,您的猜测。三十年这张清单上还有哪些公司在名单上?您猜猜看会有怎样的结果?


沃伦·巴菲特:当然前二十名不见得是有太大的变化,这张清单是2021年3月31号整理出来的。我们现在看一下其他的清单,这是1989年的时候做出来的结果如何?在1989年的时候,前二十名,会有趣地发现这前20名里面,30年之前好像很多原来在我们现有的清单上的名字并不在这里。很多公司也是耳熟能详的,比如GE、美孚公司、IBM都没有办法名列前茅或者入围。在1989年的状况是不一样的,但是二三十年后又是远景完全不一样了。我再跟大家讲,那个时候这些公司的资产并不是零,但是我可以提醒大家,这种非常具有重要改变的一些方式,以及前景,那个时候日本真的是大家觉得非常爆棚的国家。但是今天美国上面的公司已经先声夺人了,您在看一下1989年并不是黑暗时期,也不是我们的黑暗时期,很多人讲那个时候很懂得股票市场了,但是并不是开倒是车的时期,这些领先的市场和公司大概有是1000多亿、700多亿等等。


现在1000多亿变成万亿的数字,在最底都有600多亿、300多亿。对不起,您看到的结果已经是以前的十倍之多。这样的状况就像您解释了,这种所谓的公平性是在世界经济之中进行了运转。也告诉您,当然通货膨胀也不在话下。


但是真正地跟您解释到的就是,资本主义是运作的挺成功的,特别是对于资本家来讲是一个成功的机制。这中间也提供了更多的坚实的数字,让您证明这个事实的情况是真的,所以您讲到2万亿、3万亿或者要在购买其他的公司,或者原来的这些公司的价值现在已经是20、30倍了,在以前觉得不可能的事情,现在已经很肯定了。我们的想法是肯定被验证了。还有在1989年的时候华尔街跟今天的华尔街相比,世界的状况已经开始了巨大地变化了。


那么,我只是给您举了一个我自己在深思熟虑得到了结果,所以坐下来仔细地观赏再开始进行研究,还有讲到指数基金等等。您今天必须上这条船才能享受既得利益,所以您今天要上哪条船还是要进行考虑的。如果上对了船,当然会做的非常好,这就是我想跟大家讲的。

我举了比较喜欢的话题,30年之后,如果那时候知道很多的知识,而且对很多事情下了极大的赌注。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最好的点子,就是1989年的时候,那个时候也许做的不好,很多事情必须一直在重复。您那个时候如果是投资股票的话,并不是在更好的境界。但是第二件事情,我要跟大家讲的就是很多的人被很多的一些不同的行业吸引住了,很多的一些公司想说这个行业真的是受欢迎,你可以马上上市,或者用SPAC来进行销售等等,这些销售的数字都是让人觉得非常惊讶、惊喜的,而且您希望自己在那些境地。


但是伯克希尔公司是不是也是如此呢?在1903年的时候,就是我父亲出生的时候,当然没有得到新闻头条的位置。我们知道那个时候汽车工业是非常发达的,但是我想汽车工业那个时候好像要改变全世界了,或者后来又进入了汽车保险的行业,觉得也可以拉上一个边也不错,但是现在都进行了非常大地转变了。而且那个时候一天只能赚四五十块钱的工资,所以现在也是完全不一样了。我们现在假设,你会看到一些快速的蓝图,比如从1903年到现在,可以讲到现在路上大概已经有2000亿部车辆在行走,以前是没有的现象。那个时候想到都是汽车、汽车、汽车,但是伯克希尔公司,对不起,这个投影片先别打出来。


伯克希尔公司在这个之中,那个时候有一个马尔门(音)先生,他们建立了这个原始的公司,而且有很多公司在组合之后建立的这个公司。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叫马尔门(音),但是有这个公司叫马尔门(音)。这个马尔门(音)公司在1911年的时候,这个公司里面有一部车子赞助印地安纳500(音)赛车赛事中得到了第一名,所以赞助这部车出了名了。这个名字因为这个赛事一跑而红,这个车在印地安纳500(音)赛事当中,赛车选手也一跑而红。


这件事情我现在假设一下,你现在如果决定了,因为这么多非常显赫的事情,就像印地安纳500的赛事,当然那个时候是在1911年初时候的事情,跟现在又有所不同了。我那个时候就在看一些历史,我把一些汽车公司历史在过去几年中倒了出来,得到的结果是如此。


有很多的公司,但是一张图片当中M字头的公司才能看到一页。这中间大概有40多家进入行业了,所以从MA开始就已经算不完了,所以这只是举的一个例子。这个也持续了挺久的一段时间,从1900年初一直到后期,到1911年。所以至少有2000家不同的跟汽车相关的公司进入了汽车行业,所以大家都觉得那个时候汽车是我们最有希望的行业。在2009年的时候,结果只剩下三大巨头了。


您可以看到在选股票的时候,您的概念也应该类似,您当时觉得这个行业是明日执行,而且是绝对有前途的,大部分的人、所有的人都是下赌注在汽车行业上,每一个人都说要买汽车股、进入汽车行业等等,你觉得可以在这上面赚钱。但是只有几个人得到了真正的机会,后来有些公司被别人并购了,或者倒闭了,或者又发生了怎样的一个状况了。这就是我们刚刚讲到的,在汽车工业以及在金融上面发生的一个变化,所以那个时候福特公司或者是GE、通用汽车等等,也是在竞争的行列当中,所以这中间发生了汽车行业的变化是不可所以的,所以您要找一个相应的行业并不是那么容易。


我们待会由贝基·奎克来发问,关于任何可以被问到的问题。如果没有分享到你们想问的问题,也可以之后来交流。我们会花一段时间来进行问答,三个半小时之后会做年度股东正式会议。


贝基·奎克:谢谢沃伦·巴菲特,大家好!第一个问题,一位B股持股人提问到,巴菲特先生提到别人贪婪的时候你不能贪婪,别人不贪婪的时候你要贪婪。当疫情开始的时候你们变得很恐惧,把航空股丢掉了,跟市场恐慌一起变恐慌了。当时也非常犹豫去进行伯克希尔股票的回购,那个时候价格是很好的。当你回顾伯克希尔在这方面的决策,还有现在整个政府也会向整个金融市场投资,你们怎么看?


沃伦·巴菲特:我觉得现在货币和财政政策慢慢地,我们在等待他们开始发力,刚才提到查理是首席文化官,我是公司的首席风险官,我们当然是希望在这两方面的工作都做好了。我们那个时候没有卖太多,我们总共拥有的公司总额是达到了7000亿,我们可能只卖出了其中1%的部分。


想提一提你提到的航空公司,航空公司部分的业务,我之后再来谈货币和财政政策。在航空公司这边有几个子公司,当时想从政府的角度去帮助这些航空公司。有少数股东觉得在这个过程中不容易去做,尤其是现在的监管政策下来,整个经济体质的情况下救都救不及,所以那个时候大家很多都自身难保。


但是我当时想由伯克希尔来帮助掌控,因为下面的公司完全没有办法掌握当前的现状了。航空公司其实一开始是获益非常多,特别是四大航空公司受到了非常多政府包括财务等等方面的支持,这是一个很好的公共政策,我觉得没有问题。那个时候真正一下子没有办法经营下去的,都是一些小企业,而不是航空公司,像洗衣店、餐馆等等。


当然航空业发生的这一切不是他们任何的问题,而不是2008年当时因为银行业造成的整个金融危机,航空业没有像名声有这么差。我们也知道在危机之后,很多的航空业可能好几年都宣布破产了。航空业是习惯在一个破产的环境下来经营的,但是整个这个航空公司行业,你看看整个的经营规模,这四大航空公司加起来卖出去可能不到1000亿美金,而整个苹果加起来超过了上万亿的公司架构,所以我觉得他们是进不到前十五的投资组合当中。

航空公司那个时候向政府求援,希望政府帮助,说我们再进行破产吧。他们觉得理应受到国会地帮助。但是你试想一下,如果伯克希尔是10%的持有,他们如果都来向伯克希尔要这部分支持的话,我们怎么去支持他们?可能他们最后拿到的受援助的结果也会非常不一样。可能那个时候也拿不到相同的结果。


现在我觉得,我们也看了很多公司的头条,比如那个时候政府的支援是不需要的,很多公司也把钱还给了政府。我觉得如果当时把股票继续留着的话,现在结果又不一样了。

当时整个产业的股票卖出去都不到1000亿,而且承受了非常多的损失。他们也失去了自己盈利的能力,我们知道短期内国际旅行是回不来的。但是总体来说,经济的复苏整体上来说比我们预期要好了很多。比如说在保险这边,我们有时候不想那么多现金放在银行里,所以当时希望把一些投资给减掉。但是总的来说,也就是1%到1.5%的减持而已,这是从伯克希尔的角度去出发。


所以,我不觉得这是好像伯克希尔历史上很伟大的时刻,但是对于我们公司来说,这个减持的净值并不大,我们现在持有6000到7000亿很好的业务的股票。我觉得航空业现在有了很大的复苏,但是还是不想把这个股票给买回来。因为现在很多人想国际旅行,但是去不了。而且这种出行都是从个人角度去看的。商务旅行,很长时间内可能都回不来。你看我们有美国运通19%的股份,还有精密筑建(音)很多的股份,我们在这方面有很大的投资,他们都是跟航空业、旅行息息相关的。

但是我们抛了航空股票之后,希望四大航空公司能够继续做的更好,我觉得他们的管理层还是做的比较好的工作的。


贝基·奎克:在航空公司这边有好几个问题,问到你花了好几年时间一直尝试买“大象”,2020年也是做了一些这样的预测,所以现在你的情况是什么样的?为什么你没有把你手上的现金进行更大的收购呢?

沃伦·巴菲特:我们手上的现金,大概是公司估值的15%左右。我觉得这部分的百分比还是比较健康的,但是之后的数字会慢慢去降低。因为对于伯克希尔来说,我们没有办法一下子就部署几百亿的资金去做大的收购。而且现在美联储又出来了新的法案。这两到三天的过程当中,我们知道什么都没有办法发生。我觉得鲍威尔(音)做的这一点,特别是美联储做的措施都是非常快速的,而且非常有决断,这是去年4月23号做的决定,一下改变了经济现状,经济一下子停滞了,政府的债券也有很大的帮助。当时伯克希尔没办法去做所谓的债务的提供,我们都知道这个在市场上引起的波动非常大。


我们去看一下每天的数字,在2008年9月份也出现了这种情况,我也慢慢理解了伯南基(音)当美联储主席的做法。这一次的措施,也是显示了对市场的调节作用,我们当时也没有办法卖掉债券,因为所有都被停止了。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很大的问题,公司在不断地亏损,有很多公司在关闭,真是非常戏剧化的时期。我记得美联储主席那个时候说,能不能在财政政策方面帮一些?因为2008年、2009年的时候说,我当时不想把钱拿给“肮脏的银行”,去年的情况,我们真的找不到人去责怪,因为政策是不得不做出的决定。


我觉得国会、美联储确实是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上做出了迅速回应,整体来说这个工作做的还是比较棒的,也对现在的经济做出了一些贡献。

我们现在经济的水平是高速在复苏,当然也确实出现了一些通货膨胀的问题。但是我觉得财政政策起的作用政策很大,2008年、2009年,跟那个时候比去的话是没办法去比的。

伯克希尔不希望依赖银行,也没有办法向美联储求助。我们必须要自己独立地去保证,在任何的情况下都要自己去帮助自己解决问题。有些人提到我们要去依赖陌生人的善意,在这种情况下很难做到这一点。


在去年3月中旬的时候,大家都想去借款,想去度过这个难关。但是整个国家的政府是没有预料到有这样的情况,所以我觉得整个最后货币和财务政策方面的处理,还是相对来说比较得当的,而且是达到了大家的预期。你现在当然马后炮一样地提到了这个事情,查理可能在这个方面也有他的看法,看看他怎么说。


查理·芒格:你如果把这些钱预料到非常疯狂的情况,或者一个人影响了市场情况,每个人期待我们做不理智地投资。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在这个疯狂环境下做任何太大投资,一出手几百亿、几十亿的话,我们要谨慎。


沃伦·巴菲特:刚才忘记了给大家看一项财务数字,就是流通股的情况,我们再回到财务数字上。这个负债表,可以看到流通股的数量。我们花了大概250亿,在第一季度花了250亿来回购。如果我们没有办法,我们没有办法买到那么廉价的公司或廉价的股票。我们流通股的数量是下降了,抛了航空股、银行,好像要在其他地方做收购。

贝基·奎克:一个长期的股东,做了25年的股东提了一个问题。他说芒格先生、巴菲特先生,我觉得现在整个市场都比较低迷,伯克希尔都是一直能够跑赢市场的,在未来也是这样。对于长期投资者、长期股东来说,是长期持有股票呢?还是实现投资组合的多元化?


沃伦·巴菲特:查理你想回答这个问题吗?

查理·芒格:你持我们的股票是比较好,我建议是这样,你就持我们的股吧,我们的业务是比别人做的好的,这是肯定的。


贝基·奎克:你觉得是不是现在的市场价值是不公平、不真实的吗?

沃伦·巴菲特:上下起伏不见得是不真实的,我对伯克希尔的持股绝对是很安心的,我现在建议也许你可以持标普500,长期来讲很多人也是持标普500,但是不见得一定持伯克希尔的股票。不是建议你一定买我们的股票,我有时候还建议不要买我们的股票。现在关于我们公司的情况已经公诸于世了,当然90%的情况,如果说你会买美国公债,或者买标普500的话也许觉得比较安心,我也不建议你这么做的。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0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