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十万字专业报告,快速了解行业投资机会(七)

本文来源: W3.Hitchhiker


第四章 美国的加密货币政策

加密货币政策曾以极快的速度发展。交易所和托管钱包一直处在全球几十个监管机构的监督之下,代币团队从最开始就在证券监管机构的监视下运作。但是监管在过去六个月才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尤其是在美国。当你的市值超过3万亿美元时,就会被严加监管,而加密货币政策会成为你生存下去必须注意的优先事项。


今年秋天,金融市场工作组(PWG)发布了一份关于稳定币的报告,呼吁国会通过新的紧急立法以“填补监管空白”。拜登的基础设施法案获得通过,保留了其灾难性的对“经纪人”的定义、以及对《银行保密法》中KYC要求的侵扰性扩展,这样的扩展会造成个人合规性负担。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SEC主席Gary Gensler声称自己拥有对稳定币的全面权威,并重申了他对执法方面的强硬言论,以及他坚持认为大多数加密资产是未注册证券。


美国并不是唯一一个在制定有效加密货币政策方面努力寻求平衡的国家。正如上一章所讨论的,中国为了防止”资本的无序扩张”,禁止了其国内大多数的加密货币活动。印度的态度越来越开放,但后来又公开了它对加密货币的敌意。以色列提出了一项反乌托邦的财务报告规则,要求公民报告超过 61,000 美元的所有资产(加密隐私=重罪)。


另外一些地区考虑更为周全,例如日本金融厅成立了一个部门来处理DeFi的监管问题,葡萄牙不征收加密货币的资本利得税,对外国收入免税,并且一直在招募加密货币创新者。在美国,像迈阿密和怀俄明州等州市,也一直在建立加密货币避风港。


即使对去中心化金融持怀疑态度,大多数国家似乎还是热衷于推进他们的央行数字货币计划,(这种趋势将在第5章中进行介绍)。


作为深入研究政策的开始,接下来将首先介绍美国的情况。


1.设定舞台:美国战场

“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快速增长的行业。就采用率而言,它的增长速度是互联网的1.5到2倍。作为一个政治家,如果你说:‘哦,我们不要’,那你就是个白痴。” — — Novo (D) “美国要么接受加密货币然后获利,要么就禁掉加密货币然后解体。” — — TBI (R)

最近几个月,加密货币被认为具有 “政治前瞻性”。 鉴于加密货币对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吸引力和其全球潜力,这其实是一件好事。


但是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发现了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共和党在慢慢地将加密货币作为党派政治的工具,而非关注加密货币问题本身。作为一个政治立场上的右翼,同样也作为一个曾于今年夏天,在围绕《基础设施法案》(Infrastructure Bill)中灾难性的“中间人”而展开的激烈斗争中,帮助过“单一议题选民”(single-issue voter)的人,我才会这么说。


事实上共和党监管机构(到目前为止)在涉及到加密货币时,看起来更有同情心和合理性。 今年对行政部任命的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的许多成员,以及其他国会的权威职位,都进行了全面降级,这不是意料之外的调整,但我绝对不会认为特德-克鲁兹是我们在参议院的头号盟友。任何聪明的人都知道,对一个呈指数增长的行业来说,成为参议院的盟友是值得的。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更多像民主党参议员罗恩·怀登这样的加密货币拥护者,因为在拜登政府或其党内的进步派中,我们显然没有多少朋友,甚至可以说没有任何朋友。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是金融服务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参议员之一,她很讨厌加密货币,其他新晋的民主党成员,也对加密货币充满敌意。也许我们应该庆幸这些人没有更多的立法行动,因为那样会非常的不利,进步派的敌意是没有充分理由的。


一封年轻的进步人士写给伊丽莎白-沃伦的支持加密货币的公开信,强调了加密货币对民主党议程的重要性。加密货币不仅使金融服务民主化,更鼓励集体所有的、开放的技术垄断替代方案,并为历史上那些被剥夺了权利的人提供流动性,并且它的成功可以推动税收,甚至可能推动绿色投资。


我们要尽快赢得这些技术进步者的支持,因为我们绝不会想失去美国市场。美国的政策将决定:我们能否拥有像90年代那样的十年黄金增长期;其他西方国家会不会慢慢地跟随我们的脚步,去创造一个全球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场景。要是按照巴拉吉的预测,美国的现状会变得相当黑暗,甚至可能出现巴尔干化和民族分裂。但Punk6529的想法更符合我的观点,让我们尽可能地在美国奋战并获胜吧。


在本章的剩余部分,我将列出:a)美国政策斗争中,需要关注的参与者和关键问题;b) 需要正面应对的六个实质性问题,稳定币和银行风险、反洗钱、税收 规避、投资欺诈和交易所监管;c) 安全规则和隐私这两个FUD(恐慌、不确定性和疑惑)问题在技术上的欠缺;d) 如果我们在华盛顿打持久战,可以获得什么样的小胜利。


2.设定舞台:真正的风险和自我监管


在与更具优势的战力斗争时,我们至少要保持在道德的制高点。加密货币带来的大多数的真实政策风险,都是可以解决的,我们有许多显著的机会,可以和政策制定者建立良好关系,并在危机出现之前就将它消除:

  • 交易风险:用户的加密资金不受FDIC保险,黑客攻击、交易中断和身份盗用都可能发生。 另一方面,如果用户丢失了密钥,或者出现乌龙指失误,就可能永远失去自己发资产。托管服务,应就加密风险和安全性最佳实践对用户进行教育。

  • 稳定币/借贷风险:央行高管无法通过可调整的货币政策来应对加密货币的繁荣与萧条,也无法充当最后的贷款人。 这是一个特点。 但我们应该认识到,加密确实削弱了某些地区的货币主权(阿根廷),随着比特币等资产成为记账单位(萨尔瓦多),这一趋势将加速发展。 美联储要么失去对爆炸性的加密欧洲美元系统(Tether)的控制,要么就明智地接受USDC和Paxos这样的项目。

  • 银行整合风险:加密货币公司的银行访问,会一直为行业带来单点故障风险。通往”现实世界”的上行和下行通道,可以说是该行业唯一的生存需求。我们需要更多合规的、特许的加密货币银行,以防止关闭风险,以及个人去平台风险。

  • 反洗钱监控风险:非法活动仅占加密货币交易的0.34%(低于TradFi),但加密货币的无国界且匿名的性质,让禁令和黑名单难以或无法执行。从反恐战争、毒品战争和COVID战争,人们所付出的代价来看,在一个由零主义驱动的政治领域,加密货币交易中的非法活动在叙事上是很糟糕的。我们应该持续减少非法活动,并同时指明,区块链的可监控性是非常便于执法的。

  • 逃税风险:如果政府发现你误报了你的加密交易,或者怀疑你有私人交易没上报,又或者认为你和不恰当的对象进行了单独交易,他们可能会带着枪来找你。大多数严重的税务合规问题,都集中在信息的不完整和信息混乱上。所以交易所应该代表其用户接受税务报告的责任。

  • 证券欺诈风险:加密有风险且波动性大。早期的肥尾效应,往往牺牲后来者赚钱,但这并不意味着加密货币是”庞氏骗局”,而是将加密货币变成受炒作周期影响,会产生泡沫的技术范式,就像铁路或互联网那样(没有一个 “泡沫 “破灭过,然后在常规的四年周期中又重新上升10倍)。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减少信息不对称,应该提倡基于持有量的披露、社区报告标准和安全港。

  • 保护隐私:讨论交易的隐私问题时,我们不一定能达成一致。针对点对点交易的报告、自我托管资产的披露要求,这些都是违宪的过度行为。请出示搜查令,不然我们法庭上见。

这份清单并不详尽,但概括了重大的问题。在我们深入探讨这些问题之前,还需要了解币圈和政府监管双方的情况。这方面的好消息是,今年夏天在你翻找大猩猩NFT的时候,重度脑损的大叔们还在华盛顿玩cosplay(币圈经历NFT Summer的时候,华盛顿的监管官员尸位素餐)。


先不管国会了,接下来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在未来几年解释、制定和执行加密货币政策的监管者身上。


3.设定舞台:金融稳定委员会(FSOC)和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主导地位

在美国,加密货币受金融服务监督委员会 (FSOC) 及其 10 个投票成员的摆布。还有美联储 (Fed)、财政部、商品和期货交易委员会 (CFTC)、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货币监理署 (OCC)、联邦存款保险委员会 ( FDIC)、消费者金融保护局 (CFPB) 以及其他一些与加密货币不太直接相关的机构。


FSOC是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的副产品,负责识别金融系统面临的风险和新兴威胁,这意味着它有组织对加密等新兴技术做出政策回应的法定权力,该委员会由财政部长担任主席,旨在确保美国金融监管框架没有盲点。由于美国占全球金融市场的38%,因此FSOC 的影响实际上是全球性的。


我将在下面的章节中讨论每个监管机构如何适应我们的政策响应,首先要了解一下每个监管机构在加密领域如今的地位,以了解未来的发展方向。

  • ***财政部:***虽然斯蒂芬·姆努钦不是加密货币的盟友,但珍妮特·耶伦更反对加密货币,并且在FSOC跟她共事的同僚都是支持她的联盟。珍妮特·耶伦在基础设施法案之战期间,推动了加密经纪人条款(请记住:他们全力反对两党修正案),并且她表现出加强税收执法的明显兴趣,这是非常不利的。她对财富税的支持,也增加了未来国税局披露加密货币的持有情况的可能性。

  •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加里-根斯勒(Gary Gensler)是一位雄心勃勃且能力很强的政治人物,他一直在呼吁要求更多的权力来监管加密代币和交易所。他靠着自己的”巡警”形象,倾向于通过执法进行监管。他甚至赢得了在稳定币监管中发挥主导作用的让步,说服政府的工作小组相信这些资产相当于 “稳定价值基金”。以至于海斯特-皮尔斯(Hester Peirce)不得不抛出一些重磅炸弹,来保护我们免受我们的‘保护者’加里-根斯勒的伤害。

  •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我们失去了”加密货币之父”Chris Giancarlo(批准BTC期货),紧接着是Heath Tarbert(批准ETH期货),然后是Brian Quintenz(至少他去了a16z)。新主席Rostin Behnam是加里-根斯勒的旧CFTC团队。目前的委员中没有一个对加密货币持友好态度,空缺的席位也没有抓紧填补。这是DeFi的执法行动即将开始的节奏么?

  • ***美国货币总稽核办公室:***前主席布赖恩·布鲁克斯 (Brian Brooks) 发布了解释性信函,阐明受监管的与美元挂钩的稳定币,如何由银行来托管它们的存款,以及银行是如何托管加密资产的。现在的代理主计长,迈克尔许(Michael Hsu),希望结束这些被他称之为“银行即是服务”的安排。而下一任 OCC 主席可能是名副其实的共产主义者,并且我们知道财政部正在推动将稳定币发行者作为银行来进行监管。

  • ***消费者金融保护局:***消费者金融保护局是伊丽莎白沃伦的孩子,而她反感加密货币,并且希望消费者金融保护局打击加密货币的“滥用行为”。新任主席Rohit Chopra将稳定币列入团队审查的关键领域。

  • ***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主席Jelena McWilliams在Money 20/20上对观众说:“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美国的价值观、文化和影响力面临着来自国外日益激烈的竞争,竞争压力还来自专注于促进技术创新和接管美国的监管系统”。感谢Jelena McWilliams的发声!然而不幸的是,与其他机构相比,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在加密货币方面的作用很小。 我提及Jelena,只是为了表明并非所有的监管机构都那么糟。

可以说,华盛顿的加密货币联盟已经把明年的工作给安排好了。


4.加密联盟


在华盛顿,基本上有五个主要的加密货币政策参与者,大多是由企业支持的。除了加密货币相关的Twitter账户能在重大战斗(例如基础设施法案)期间提供空中支持外,草根的参与是很有限的。尽管不是完美的,但今年他们的表现已经远超自身的分量了,并且已经变得更加的强壮。

  • **代币中心:**OG 智库,以比特币为中心,很酷的发明家和书虫的集会,有意地保持着团队的小规模。他们都是专注于教育和宣传与企业游说的人,倾向于专注于大局和宪法问题(隐私权、代码即言论,以及加密货币为何重要且应受到公平对待)。Coin Center选择自己的战斗。

  • **区块链协会:**顶级贸易协会,由主要的加密货币初创公司支持,增长迅速,游说力度大,更具侵略性。他们还必须平衡成员的自我和一致性,这对任何贸易协会都是一项挑战,但在加密领域可能尤其严重。瑞波是一个会员,Messari也是。Binance US 成为会员,却导致了 Coinbase的叛逃。尽管如此,区块链协会依旧是最棒的,而且今年秋天他们变得更强大了(参见克里斯汀史密斯,第 2 章)。

  • **加密创新委员会:**新的贸易协会,由Paradigm带头,精英支持者,但基础设施很少。他们有充足的资金,但有要做的事情也很多,而且时间不够充裕。这意味着,这个团队实际到位之前,在这个周期,可能是作为协调成员更有影响力,而不是作为一个实际的组织。

  • **a16z政策团队:**庞大的员工人数和顶级的咨询人才、巨大的财务资源、有影响力的创始人和加密基金GP,代表着a16z政策团队广泛的投资组合。考鉴于目前我们面临的紧迫威胁,他们的“我们正在快速推进议程”的做法是一种必要的邪恶。他们为Web3政策提出了一个很好的起点。目前还不清楚华盛顿是否认真对待a16z政策团队,或者将其视为西海岸的新奇事物,但鉴于他们的快速行动能力,他们的成功可以说是这个群体中最关键的。

  • **数字商会:**我喜欢这个商会,我们过去曾支持过他们。他们是华盛顿最古老的倡导团体之一。 他们有很多很棒的工作组并发表了很好的研究。 我并不了解所有的内部情况,但商会和上述其他政策团体之间存在分歧。 我就不说了。

还有其他值得关注的团体,包括DeFi教育基金和为未来而战(Fight for the Future)。一些工具不断涌现来帮助政策的参与(连接到国会),我们还需要一个更加草根的组织来参与到基础中,并确保加密货币的民粹主义声音能得到充分的代表。我一直在大声疾呼这一需求,并将亲自支持有正确领导力的草根。Messari里还将投资于政策研究。

我们正在寻找一位领导来指引我们的政策工作。(加入战斗,捐赠给币安中心,申请加入区块链协会)


5.设定舞台:监管‘争球’


与主流的信仰或政治攻击路线相反,加密企业家和投资者想要更明智的加密政策。 我们只是不希望这项技术在美国境内因为管制而消失。

不要误会我的意思,迄今为止,加密货币因为缺乏清晰明确的单一监管机构和监管规则而受益匪浅。交易所会抱怨他们花费过多的资金来满足财政部、证券交易委员会、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OCC、司法部的要求,但这是作为金融科技货币传递者开展业务的通常成本,而“跳球”通常对他们有利,因为加密货币(显然)在灰色地带蓬勃发展中。


明年,这一灰色区域将变得更加黑白分明,我们必须积极主动地制定好政策,同时保持消息畅通。简而言之,加密议程可归结为七个关键问题:

  • 通过明确的稳定币规则和谨慎的银行整合(美联储/OCC)确保金融稳定

  • 制定明确的KYC/AML报告准则,同时保护隐私 (FinCEN)

  • 阐明税收规则,并制定交易所报告标准 (IRS)

  • 为社区管理的代币 (SEC) 创建安全港

  • 引入 DAO 作为新的组织结构(国会)

  • 统一交易所的监督(创建“Web3 委员会”)

  • 允许州和市级试验(法院/枚举权力)

国会喜欢首字母缩略词,以上内容集合成提案可以叫作SPECIAL,即,‘特别法案’,可以涵盖所有内容 — S:stablecoins稳定币,P:privacy隐私,E:exchange tax reporting交易所税务报告,C:community Safe Harbors社区安全港,I:Incorporated DAOs联合DAO,A和L:American Web3 Council Local experimentation美国 Web3 委员会本地实验。


明智的立法对陷入僵局的国会来说,似乎是一个很大要求。不过,它对美国的经济竞争力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能得到两党的支持,并且能让政府获得更多的税收。相反,愚蠢的政策会浪费我们早期的领先优势,并将变革性的科技生态系统推向海外。


在接下来的六节中,我将概述一些领域,在这些领域中,加密货币领导人和政策制定者之间在哲学上具有共识,即一些监管是需要的。但政策制定者忽视这些想法,且提出与实际政策目标相悖的 “解决方案 “,让人感到非常沮丧。

 

每周五下午5:00-7:00直播: 报名链接: https://us02web.zoom.us/.../571.../WN_cuCx2zB0SgWwkcwLK1HIvA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9/17,美西时间5:00PM(美股复盘直播):https://youtu.be/JoWIybGSpxw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0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