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无论拜登还是川普…美国社会面临分裂危机

已更新:1月22日

文章来源: 蔡鎤铭



我们想让你知道…无论是川普还是其他候选人当选,美国内部的分裂势力都可能进一步加剧。这不仅会影响国内政策制订,也将对国际事务产生深远的影响。



▲ 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主要候选人的适任性都受到质疑。(图/路透)


● 蔡鎤铭 教授


台湾大选已在1月13日举行完毕,并确定由民进党籍的赖清德当选总统,而立法委员选举,在野的国民党夺得52席,仅比民进党多出一席,名列第三的民众党抢下8席,即将成为未来国会的关键少数。而在太平洋另一端的美国,随着总统大选日益逼近,加上民主、共和两党之间更形激烈的对立,民众对核心机构的信任陷入历史低谷。虚假讯息在社会中蔓延,让选民对国家现况产生怀疑。主要候选人的适任性受到质疑,政治风暴加剧,预示着一场充满分歧的选举风暴即将来临。本文将探讨如果川普再度当选,可能对美国和国际事务带来的冲击。


美国虽然在军事和经济实力仍处领先地位,但其政治体系功能的失效已经成为发达民主国家中最糟的例子。今年的总统大选很可能使分裂加深,威胁美国民主,损害其国际声誉。两党对立更为严重,核心机构如国会和司法部的公信力走低,虚假信息加剧造成分歧。


川普若当选 乌克兰与中东局势恐更加动荡


拜登和川普两位主要候选人都被认为无力主政。川普前总统面临多项重罪指控,其中许多与其任内发生直接相关。最严重的是企图颠覆公平自由的选举结果。拜登目前将近82岁,绝大多数人不认为任何一位可以成为美国领导人。



如果川普确定获得共和党提名,他将控制党政局面,连一些消极共和党员也可能支持。不论结果如何,他的政策将产生前所未有地极端和分裂。川普知道如果11月失利,可能面临牢狱之灾,所以他可能利用网络和 friendly media(友善媒体)攻击竞选和选举公平性,施加暗示压力给共和党控制的州,操纵选举过程。这可能不会颠覆选举,但不可避免会造成混乱。


如果川普成功连任,美国的国际地位将面临深刻变动。共和党议员可能采取更强硬的态度,尤其是对乌克兰的支持。这种态度将加剧与欧洲的紧张关系,因为共和党在川普领导下,可能对欧洲的合作提出更多条件。川普可能进一步强化对以色列的支持,甚至可能考虑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这种行动可能引发中东地区更大的不稳定,同时可能使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角色更具争议性。这种变动可能引起全球对美国领导的质疑,使美国失去部分国际合作的机会,对于处理全球性挑战可能产生负面影响。


拜登若当选 将面临极端分裂的苦果


反之,如果拜登当选,他可能面临极端的分裂后果。民主党议员可能使拜登难以在今年维持与中国的“解冻”局面。这种极端分裂可能引发暴力事件和城市骚乱,成为美国社会的一大威胁。不论结果如何,都可能发生针对选举进程的网络攻击、虚假消息与暴力袭击,这可能对美国的民主体系和社会稳定带来严重冲击。这样的局面可能使政治对话更加困难,使政府难以有效执行其职能。此外,这也可能影响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形象,使其在促进全球稳定和协作方面面临更大的挑战。


社会分裂加剧 影响国家运作


无论谁当选总统,美国内部的分裂势必进一步加深。2024年的选举可能使这一问题进入恶性循环。过去的选举表明,政治对立已经深深扎根于美国社会,而这种对立可能不仅仅是一场选举的结果,而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文化分歧。这种情况可能导致两大党派间的互不妥协,使美国政治体制陷入停滞。


美国已经成为分裂严重、功能失效的民主国家代表,这将对其政治体制和国际地位构成持久性损害。两党之间的缺乏合作将影响政府的运作,导致政策难以推动,对社会问题难以找到全面解决方案。这种内部分裂也可能削弱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领导地位,因为其他国家难以依赖一个在内部无法团结的国家。


如果川普回锅,情况可能进一步恶化。第二次川普政府可能会强化行政权力,这可能导致政府内部监督机制的削弱。引进忠心但缺乏经验的官员可能使政府各机构受到政治操控,这可能使政策制定更受到个人意识形态的影响而非专业建议。


主要政策风险包括广泛实施10%的关税,这可能引发贸易战,对全球经济造成冲击。终止对中国最惠国待遇可能使中美关系更加紧张,对双方经济利益带来威胁。国防部由忠心而非经验的人主导,可能使军事决策更加受到政治考量,而非军事专业判断。这可能增加全球安全风险,特别是在处理国际冲突和危机时。这种局面可能导致美国在国内外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和挑战。


川普还可能利用司法机构进行政治报复,以此破坏反对派。分裂的国会也难以进行有效监督。这可能引发美国历史上空前的宪政危机。州际间政策与立场可能进一步分化,给企业带来前所未有的商业环境不确定性。外国企业难以理解美国的政治格局。长期来看,美国作为投资目的地的稳定性和可信度可能受到质疑。


如果川普成功胜选,美国的政治分裂将持续深化,各州之间的差异也将进一步扩大。共和党州很可能会进一步实施温和的经济政策和宽松的监管制度,以吸引更多企业和人口迁徙。相反,民主党州则可能会实施更为重商主义的措施,例如提高企业税收和加强对暴力事件的管控。这些政策差异定会直接影响企业的决策。一些行业可能倾向于迁往监管较为宽松的州营业,以减轻成本压力。这不利于美国长期以来作为一个统一的大市场的吸引力。


地域间的间隙也将扩大至社会层面。不同族群和地域间的纷争很可能会进一步激化。恐怖主义和暴力事件的风险也会随之上升。


在经济上,州际间人口的迁徙可能影响各地的消费模式。一些产业可能考虑转移生产基地以适应不同政策环境。股市和基金投资可能面临更多政策不确定性。


对外来说,欲寻找美国的单一立场也将更加艰难。外资企业在规划长期布局时需要进行更深入的各州分析与比较。


无论谁当选 美国社会都将面临挑战


总而言之,无论是川普还是其他候选人当选,美国内部的分裂势力都可能进一步加剧。这不仅会影响国内政策制订,也将对国际事务产生深远的影响。全球面临着诸多挑战,而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之一,其内部动荡势必成为国际格局中一大不确定因素。如何面对这一挑战,将需要政治领袖和国际社会共同努力,以促进稳定和合作。




 

2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