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派哥聊美股:找到美股及科技股中的新一代FAANG(全文实录)

来源:环球市场播报

播出时间:2022-08-04 20:00:00

  主办方:新浪财经

  主讲人:李兀,刘沁东



  视频简介:对话济容投资首席执行官和首席投资官 刘沁东:找到美股及科技股中的新一代FAANG 本场主要议题: 美联储加息和缩表的周期之下,如何看待现时美股科技股的投资价值?如果现在入手应该如何操作? FAANG各自的成功逻辑是什么?从中可以找到哪些科技牛股的共性? 济容如何选择科技股的投资标的?哪些新的科技业子赛道值得关注?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对于中小投资者投资美股以及科技股、成长股有何建议?他们应该如何选股,如何操作? 对未来3个月至半年美股的前景是何判断?存在哪些源自宏观层面的较好投资机会?




本场主要议题: 美联储加息和缩表的周期之下,如何看待现时美股科技股的投资价值?如果现在入手应该如何操作? FAANG各自的成功逻辑是什么?从中可以找到哪些科技牛股的共性? 济容如何选择科技股的投资标的?哪些新的科技业子赛道值得关注?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对于中小投资者投资美股以及科技股、成长股有何建议?他们应该如何选股,如何操作? 对未来3个月至半年美股的前景是何判断?存在哪些源自宏观层面的较好投资机会?


以下为视频全文实录: 


  主持人:刘老师您好。

  刘沁东:派哥好。

  主持人:我其实在投资或者美股世界里可不敢叫“哥”。

  刘沁东:派哥您客气了,感谢今天邀请我们来跟大家有这么一个分享,很荣幸。

  主持人:是的,对我来说也非常荣幸。因为此前我们曾经有一个机会邀请您,但您确实非常忙,今天能够百忙之中参加我们的节目,我们深表感谢。

  各位微博(18.97, -0.07, -0.37%)前的网友大家好,我们今天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济容投资的首席投资官刘沁东先生,他的英文名是布鲁斯。

  今天我们要聊的主题是和美国股市的整体大势和科技股是密切相关的,因为刘先生在这方面非常擅长。因为我此前也听我的同事说,刘先生的访谈逻辑性非常强、研究非常深入,在此之前我可能都不能非常准确地把刘先生还有您公司的投资风格说得特别准确,把这个权利交给您最好。您简单地给大家介绍一下您的公司,还有您的投资风格、投资理念、投资偏好,可能对等一下的交流,大家有一个初步的了解。

  谢谢派哥,您真是太夸奖我了,都不知道我能不能承担这样一份荣誉。

  刘沁东:我大概简单介绍一下我们自己,Esoterica Capital,中文名字叫济容投资,这个公司是2019年初在美国成立的。当时成立的初衷其实很简单,在那个时候我还有我的合伙人都是在华尔街工作,一直都是看美金资产,从宏观到科技赛道、消费赛道,有很多年的经验。

  当时我们有一个想法,在下一个周期里我们应该更好地去服务个人投资人,因为我们之前都是服务机构投资人。什么是更好地服务个人投资人的方式?就是用ETF的方式。某种程度上我们也被木头姐inspire到,当时2018年底、2019年初,无线互联网结束了,我们到5G周期,物物相连的赛道是一个大的增长赛道,更深入一点,在全球低利率的环境下,什么样的好资产才能真正给你的高回报资产,在我看来就是成长性很强的资产。当时我们发行了一个主动管理的ETF产品,就是投资5G周期的新经济。整个公司就是这么来的。

  从这个故事看出来,我们是一个非常偏增长的投资策略,和其它以往的增长不太一样,我们更希望有机地把宏观和基本面的分析结合起来。为什么这么讲?因为这半年大家都体会到了,三年前跟大家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大家未必能体会到。当利率环境有这么大的变化的时候,对长久期资产的估值是有质的影响,这半年美国股市尤其是科技股的表现,给大家上了很生动的一课。如何把两者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能够帮助投资人更好地管理这些成长资产。

  这大概讲述了我们的一个投资理念。2021年,我们主动开发了我们的对冲基金产品,是专户产品,服务的不仅仅是个人投资人,也去服务一些家族办公室和高净值客户,扩大我们的影响面。

  从投资理念,包括服务投资人的角度来讲,初衷是不变的,希望能够有一个更透明的投资流程,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其实很主动地和大家做交流,不仅仅是能够上这样的节目,甚至我们很主动每个月去写给投资者的信,时刻把我们对市场的观察,我们认为一个正确的投资理念能够跟大家做一个更及时的交流。

  主持人:您的公司的名字Esoterica,翻译成汉语,您和您的合伙人特意翻译成了“济容”。我第一次接触的时候,我感觉这就是共同富裕和可持续发展的意思,您能给我讲一讲当时为什么起这么一个汉语的名字呢?

  刘沁东:Esoterica这个东西有一点新一代的感觉,宇宙中盘旋的感觉,当时Esoterica capital这个品牌是给年轻人打造的,为什么有ETF?就是服务下一代的年轻人,哪怕他有一百块钱,想要投资,我也给他提供一个投资工具,让他体会一个投资的概念。中文就稍微不太一样,它未必是和Esoterica完全对应的,这是一个独立的、单独的品牌。为什么叫济容?就是兼济天下、有容乃大。投资这个事情其实是可以做得高大上一点,有一颗服务的心,当然高大上这个词用得可能不太对,我更想表达的意思是给大家一个每个人都能接触到的投资理念和投资产品。

  基本上是这么一个想法。

  主持人:我们切入今天的正题。您刚才也说了,确实您和您的公司比较专长于投资科技股、成长股,而且若干年前在此前2019年疫情的时候,确实是美联储向市场注入了大量的流动性,那是一个天量,是史无前例的。现在很明显,从3月份开始,美联储就进入了加息的周期,而且最近几次加息的幅度非常大,75个基点,而且是连续,1990年代以来最大幅度的加息,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做过了。不仅如此,6月份开始它开始缩表,相当于它在疫情期间向市场注入的超大流动性也要收回来。这两个因素叠加影响,因为很多科技股在初始阶段,基本上没有利润,甚至营收也非常低,用传统倍数的估值去估值它没法估,那它就不应该投。大家基于成长性,是基于它未来美好的预期,但是因为很多网友都应该知道,它对未来的现金流,对现在的折现,对利率是非常非常敏感的,1+R的N次方简直受不了。1+R的n次方简直受不了。这也是为什么从去年底一开始传说美联储要加息了,要缩表了,科技股包括老牌的科技股,像苹果(165.81, -0.32, -0.19%)、亚马逊(142.57, 3.05, 2.19%),它的回调都是非常厉害的,它是非常有原因的,所以回调得非常非常厉害。现在的问题是,在这么一个大环境下,又加息,又缩表,美国的科技股有明显的回调,您如何看待现在的这个情况下,当下它加息肯定还没有结束,缩表也没有结束,美国科技股的投资价值如何?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很多人觉得苹果都跌了30%、40%,是不是已经有比较好的价值在里面了?第一,如何看待美股科技股的投资价值。第二,如果现在入手该怎么操作?

  刘沁东:我帮大家捋一下整体的思路,你就知道这个周期是怎么形成,派哥刚才讲的一个概念很重要,这些成长性非常好的科技股,包括一些消费股,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我们叫长久期资产,在接下来几年它其实盈利都是负的,大家更多的是赌它十年后有一个爆发。历史上也有这种成功的例子,比如说奈飞(229.91, 3.18, 1.40%)、亚马逊,很多美国科技股都是这么来的。2018年底是上一个周期结束,2019年是一个过渡,2019年底的时候美国是在一个周期的底部。进入2020年的时候,其实是上一个周期的开始。新冠疫情很难去预期它,但就是由于它的出现,导致美联储在这个周期,借着新冠,注入了大量的流动性。像派哥刚才讲,短短几个月之内注入了四个trillion的流动性。上个周期,2008年周期,可能几年的时间才注入了四个trillion,幅度确实非常大。

  所以,2020年包括到2021年,一直到11月份,总体上长久期的资产表现,尤其是科技股表现是非常非常好的,这就是好的原因。

  从2021年11月份开始,联储告诉大家要转向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所谓“质量没有那么高”,就是说还没有实际earing的股票,主要以SaaS软件公司,以fintech这一类公司为主,它们从11月中旬就开始跌了,那个时候其实市场就出现裂痕了。大家有真真切切的感受是要等到1月份的时候,联储很正式地告诉大家我要去转向了。所以,今年1月一开年,整个科技股就出现一个大跌,不仅仅是之前的软件、fintech在跌,半导体、大盘股也一路跌下来。

  总结一下,今年的市场走势分三个阶段,市场的变化特别大。1月份到6月份,上半年的主旋律就是“交易通胀”,所有的主旋律都是围绕着美国的通胀在往上走,联储要去控制通胀,而且每一次CPI出来的时候,通胀都比预期得要强。在资产上怎么表现出来的?美国的十年期利率一直在往上走,年初刚开始是负的1%,最高的时候走到将近70、75个bp,这个变化是非常大的,从-1%到+1%,变化的幅度非常大,这是利率市场上的变化。

  股市上怎么表现出来?股市变得非常分化。当利率往上走的时候,对利率敏感的资产,包括科技股,包括和房地产相关的,甚至包括和retail,它们因为对利率特别敏感,一路往下走,一度最高的时候,QQQ是一度跌到30%多,跌幅在历史上都是能排进名次的。

  但是另外一方面,通胀受益的这些股票,当利率往上走,受益的因子,一个是价格因子。上半年你不用做什么,把这个抓对了,你就做得非常成功,价格因子一路往上走。通胀受益的,最主要的就是石油能源股一路往上走,这个阶段我们管它叫“交易通胀”。

  从6月初到7月15号,市场突然就变成了交易衰退。什么导致的?由于CPI一直在超预期,联储不停地加码。6月初联储临时决定要加码75个bp,历史上上一次这么做要追溯到1994年,还有更往前,真的是一个大剂量的加码。

  市场的逻辑是什么?加了这么多次息,又要缩表,联储其实是非常紧了,自然大家会联想(17.75, 0.05, 0.28%)到市场逻辑,会把经济打下去,把经济拖入经济衰退境地里去。有一个概念,市场永远是领先于基本面的,市场是先交易这个逻辑。

  从6月初到7月15号这一期间,市场大的逻辑,股市上可以看出,之前没有跌或跌的少的那些行业,譬如说石油、industrial,之前受益的(行业)开始跌的非常多,因为经济衰退要来了,你们也扛不住,因为通胀迟早要被控制下来。由于通胀涨上去,现在都要吐出来。反倒是之前已经跌了很多的成长性相对很强的资产,包括tech,包括software,包括大的TMT,跌了很多了,反倒在这段期间它也跌,但是跌幅相对来说反倒比这些好一点,我们管这种市场表现叫做“交易衰退”。

  从利率的角度来看,它稍微有一点点tricky,tricky在哪儿呢?你把利率打开了看,实际利率不再往上走了,但是它也没跌下来,它维持大概在50个bp到70个bp的区间内。为什么在那儿?其实还是对通胀有担心,觉得联储因为要控制通胀,联储一直跟大家讲“我要让financial condition要紧”,最直接的表现方式就是它的实际利率维持在一个高位,但是你的通胀预期就已经下来了。所以,6月初到7月15号大概是这么一个市场交易逻辑。

  7月15号左右到现在,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为什么大家现在说市场怎么涨回来了?QQQ涨回来了。不是没有逻辑的,市场从那个时间点进入了另外一个逻辑,开始交易recovery,经济要恢复了。是非常典型的,从业人员都知道,这是你拿着教科书要做的play book,当你进入到这个阶段,你看到你很多很多的这些前瞻性更强的这些经济数据,比如PMI、新订单、consumer confidence,真的就已经跌下来很多了,都已经到了一个recession的程度。这时候市场的逻辑变成什么了?联储已经这么紧,已经把经济打成这个样子,有些公司的收入也很差,你已经把经济打成这个样子了,你下一步该做什么呢?是不是就是应该重新把手放开?这是这个阶段市场的逻辑。

  当然我们现在这个周期和以往周期的特别不一样的地方,大家一定要注意,因为以往联储在做他的这些决定的时候,它确实是看这些指标。说得简单一点,当你看到ISM、PMI、新订单已经进入到recessionary的区域的时候,以往如果没有通胀的阻拦,假设通胀不是个问题,联储是肯定会转向的,联储就不会再继续这么紧了,它会转向。

  从某种程度上讲,现在市场的打法还是一个惯性思维,用了以往的play book,把它套用到现在,觉得这一轮还会这么打。这一轮不一样的地方在哪儿?就是通胀到底有没有控制下来,这是没有condition的。而且我们确实也进入到了一个很tricky的点,因为所有的通胀数据这么差,也没有什么好争的,因为差,自然要紧,那个时候市场没有分歧。但我们现在进入到一个点,通胀数据也是分成向前看和滞后的。CPI是滞后的,还是很高,5月份、6月份CPI数据还不是很乐观,马上要到7月份,可能比之前好一点,下周数据就出来了,我们再看。总的来讲这些属于滞后指标。

  还有什么是滞后指标呢?是工资增长。因为工资增长也是通胀很重要的一部分。上两周的时候,美国二季度的ECI,这是美国描述工资增长最完整,也是最准确的数据,但是很可惜,每个季度才出来一次,二季度的工资增长还是加速往上涨的。去年促使联储转向的时候,就是因为它三季度的工资增长有一个突然加速,才让联储有一个突然转向,今年二季度工资增长一点没有减速的意思。所以,这些滞后的通胀指标还真的是很难看。但是往前看的通胀的指标,比如ISM里面有一个子成分,就是来描述通胀的,它已经下来了。不管是制造业还是服务业,其实都已经开始下来了。

  其实现在就有一个点,大家会去想,其实通胀是不是已经控制住了?只不过是因为这些滞后的指标还没有反应出来?再过两三个月三四个月它就反应出来了?所以,这就会让市场有差距。市场会去搏一把、赌一把,觉得后面是能控制下来。所以,敢去赌的这些钱就慢慢慢慢开始做recover trade,认为联储要松手。但是联储其实跑出来,当市场有这么明显的一个反应的时候,从上周五开始,你可以看到联储官员这些重要的联储官员在过去三天四天内纷纷跳出来说市场是错的,市场太急地超前了,我们对控制通胀的决心一点都没有减弱,我们觉得这还是有问题的,如果需要的话,我是会继续加息的。但是在这个点,昨天市场有一个反应了,实际利率一度都快到0,前天的时候一度回调到了30个bp,但是我觉得它也拒绝再往上走了,实际利率可能在接下来这段时间,在没有一个新的通胀的数据的支持下,会停在这个位置上。但在这个位置上,它还是相对于这个利率,股市从估值的角度讲,还是有一定向上的空间的。这就是我们现在待的这个点。

  在过去的一周、两周或者三周,从7月15号开始,利率先动了,利率觉得联储要转向了,利率先动了,利率先降下来,股市就跟着上来了,之前两三周其实是有一个gap的,过去这两三周逐渐逐渐已经把这个gap close掉了。换句话讲,大类资产其实是公平的,基本上你也看不到一个明显的机会。下一步它们往哪儿走呢?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利率往哪儿走。如果利率继续再play这个经济恢复,利率持续再往下走,股市还是会有上升空间。

  举个例子,后面由于通胀数据或者是就业市场的数据,甚至鲍威尔自己跳出来说,说白了就是告诉市场你涨得太快了,给我回来,因为你这么走的话,我前面四个月前功尽弃,我花了这么大功夫把实际利率从0调到70个BP,两周之内就走回来了,这不行。如果有这种事件,利率会再涨回去,这个时候市场也会跟着跌回去。

  其实在这个点位上,其实是没有错的,真的就是data depended,很难对通胀在这个点位上有一个很强的conviction,它到底是好了还是没好,至少我觉得还需要2到3个和通胀相关的重要的数据点出来,能够告诉我们到底我们在哪儿。所以,9月份、10月份我们会对这个看得更清楚一点。

  基本上是这样。

  主持人:您的逻辑是蛮清楚的,我们同事此前都说了,您也别高兴,说刘总就是个逻辑哥,我说对,对理工难来说是享受。刘总讲得不少,咱们可以简单地推理一下,有几个点肯定永远是对的。

  市场永远会提前采取行动,它一定会是敏感的,特别是美国市场是非常有效的,它会领先于市场去行动。而市场在某一个特定时刻,它肯定是多重因素的影响,但肯定会有一个主导性因素的影响。马列主义思想讲抓主要矛盾的,市场也是如此,要看这段时期产生什么行动。既然要提前行动,那些领先型的经济指标是非常有作用的,大家在交易美国市场的时候要非常注意,因为CPI是滞后性的经济指标,但是先行性的(指标)能够更敏锐地指出市场可能会要怎么判断。

  最后一点非常重要,巴菲特老先生说过,利率其实就是市场的地心引力或者是万有引力,一时你能够脱离引力,风大了,猪也能飞,但是最后是逃不过地心引力的。市场实际的利率会决定股市怎么走,因为它直接决定了资本的成本,资本本身也是有价格的,也是有成本、有代价的。

  现在可能还不太好判断对利率很敏感的美国科技股的价值,现在是不是该入手,也可能现在还在山腰上,但也可能运气好,底部抄着了,但现在确实看不太清楚,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可能还有几个月,等几个关键性的指标,能够准确指明经济走向和通胀的态势的指标出来,大家其实就比较好判断了。

  今天的主题就是要找到美股科技股中新一代的FANNG。这几只股票在过去美国的十多年股市里无疑是大牛股,统计数据表明,如果标普500指数不算这几只股票,没涨多少,那些涨幅全集中在这几个大的科技股上面。我们如果仔细去看这几只科技股,刘总评判一下,其实它需一只都不一样,并不是说科技的某一个赛道里面facebook现在叫META,是社交网络,iPhone是软硬结合,亚马逊是做电商,也做云。奈飞无非是改变了传统影视的模式,推出了它的流媒体帝国。千奇百态,业态不尽相同,刘总看看这几只过去非常牛的股票,背后各自的成功逻辑是什么。为什么提这个问题?我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些大科技牛股背后有没有一些共性,帮助投资者、小散或者是普通中小投资者,在新的一轮牛市里面能够找到这样的大牛股。

  刘沁东:从这个逻辑上来讲,肯定就有一个共性。

  第一,成长性非常强。拿Salesforce(191.44, 1.79, 0.94%)举个例子,连续20多年,每年它的收入增长都是在20%以上,体量都那么大了,都可以在这么样的一个成长。所有的这些成长类型的资产,包括亚马逊、微软(283.65, 1.18, 0.42%)、Google,当然现在你要看整体的增长可能没有那么高了,但是它们在高速爆发期的时候增长性是非常强的,这是最最重要的一点。

  第二,一定要有定价权。这些公司在这个行业、这个赛道里领导力最直接的体现,它有定价权。说白了,我觉得这个东西值多少钱就是值多少钱,苹果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它的产品就是要比别人的贵。

  第三,operating margin需要能够持续往上涨,代表你对公司的运营抓得特别精细,你能持续地减少你的运营成本。

  这三点做到的公司,最后它才是能够给股东持续来创造价值的公司。在我们来看不管你是什么赛道、什么类型的公司,这三点一定要具备。第一,有很好的成长性的机会。第二,有很强的定价权。第三,盈利持续上涨。现在有很多公司,它的营业毛利可能现在非常低,低是因为它在投资阶段,把很多钱花出去去占领市场份额,去投资到R&D。一旦它不需要再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它的营业毛利可以非常健康往上走,从0%到10%、20%,当然真的是行业和行业差别很大,要放在行业上面来看,但是你能有30%、40%左右的operating margin,有这么一个变化,就是非常非常好的一个公司了。所以,找好公司,不管是哪个行业,抓住这三个大点应该就没有错。听上去简单,但做起来很难。举个例子,SaaS软件公司,去年火的时候猪都可以飞上天,不管哪个SaaS公司都跑来跟你讲这个Story,我有增长,烧钱肯定能烧出来增长。我今天不挣钱,但是我以后肯定可以很挣钱。去年这个市场好的时候,大家说只要你有增长就可以,任何一个SaaS公司只要能够给投资人讲出一个增长的故事,股价都飞上天了。但是当今年市场变得不再这么友善的时候,而且当宏观经济也不是那么友好的时候,你会发现谁能增长、谁不能增长就体现出来了。之前只能靠烧钱才能涨的这些公司,这个时候发现如果它一旦不烧钱,它的增长一下子掉下来,它的margin一下子掉下来。反倒有些公司就是有自己的定价权,不管市场好不好,都能够保持很健康的增长。比如说AMD(103.91, 5.82, 5.93%)、datadog,过去几个季度的增长都非常漂亮。但是有的公司之前增长不错,后来就明显发现有问题了。很多很多这种公司,尤其是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大跌过70%、80%,有很多公司是这种状态,他们增长的故事其实最后证明是假增长。对于投成长型公司德人来讲,这一块是要做的功课,了解谁是真正有增长,谁没有增长。简单来说是这个逻辑。

  可以点评一下每个公司这一年包括之后因为上半年刚刚结束,你刚才讲的那些大的公司也都报了自己的收入。

  主持人:包括FANNG,它们都是经历过高成长阶段性,相当于市值很高,相对是比较成熟的公司。咱们也不用一个一个点评,比如说济容现在看好哪些科技股?您点评一下收入?我们作为投资人应该点评一下第二季度的答卷。

  刘沁东:我先从战略上来讲我们是怎么做的,因为现在是在周期底部,我也认为这个周期要起来。战略上,我是拥抱几个关键词:大盘、高质量、成长股。代表性的比如微软、亚马逊、AMD,这些其实都是大盘足够大,当我们在这个周期、这个阶段、这个位置上的时候,市场会主动拥抱这一类的资产,它的相对回报会更好一点。这是我们的战略。我们逐个来讲。

  亚马逊属于疫情受益股,年初的时候,一季度不是很好,包括上一个季度不是很好。为什么?因为亚马逊是疫情受益股,当疫情来了之后,电商有一个蓬勃发展的时候,2020、2021年的时候它受益最多。

  亚马逊的零售这一块,它看到很多需求,那个时候亚马逊做了一个决定,它开始大量投资,亚马逊的投资真的是很海量的投资,每个季度投入的钱,买仓库、雇人、建物流,够像京东(63.35, 2.22, 3.63%)以前做的事情,亚马逊在过去两年做得非常非常多,而美国的成本比国内的成本高得多,你就想它做这个事情的成本有多高。但是在过去的几个季度里,这个季度非常好,之前的几个季度,当疫情下去的时候,开放了,疫情的红利没有的时候,这个时候它就遇到一些问题,电商总体的增长就不像之前那么强了,它又花了那么多钱,上个季度第一次报了业绩下滑。这个季度又好了一点,它也主动承认了这个问题,它也在过去的一个季度试图去修复这些问题,它甚至紧缩它的扩张,也不再去做大量的无为的投资,它甚至意识到这一点之前可能有点过于乐观了。虽然我认为它之前做这些投资长期看都是正确的,长期看只会让它在物流这一块又会影响到它的电商,让它提供的服务会更强。但是短期内确实给它造成困扰,这是它的零售。

  这个季度其实它的零售这边非常好,好在什么地方呢?之前沃尔玛(125.64, -4.86, -3.72%)曝出来零售不行了,大家都担心美国零售这一块会下滑。但是相反亚马逊没有看到这个迹象,从他们来看这个零售还是挺不错的,它没有重复在沃尔玛上面看到的问题,这是亚马逊为什么相对来说这回earning特别好的一个原因。

  还有一个原因,亚马逊已经不仅仅是做网上零售的公司,它的另外一大块业务是AWS云计算。那么大的体量,大概在80个billion的基础上还能再保持33%、百分之三十几的增长,而且不只这儿,你要看它堆在后面还没有出来的这些东西,它的增速可能更高,如果没有记错,60%几的增长,那个size更大,100个billion,这么大的体量还能有这么持续的增长,你要寻找快速增长赛道里面的好公司,它的云计算就是这么一个好公司。

  作为亚马逊的投资人,零售那边当然也重要,不能说它不重要,但是它增长的红利来自于它的云计算这一块。

  顺便把其它两个巨头——微软、Google的GCP,他们都有自己的云计算,这个财报看来,因为进入到这个财报的时候,我们最大的担心是这些云计算,toB的生意会不会也已经下滑,因为toC的那一块在前一个季度已经看到,甚至去年四季度就已经看到有慢下来的迹象。但是toB的很稳健,包括上一个财宝大家说我们继续投资,我们没有问题,我们toB的业务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们进入到这个财报最担心的一个事情,某种程度上我们是期待这个事情发生,说白了你告诉我之前预计的太乐观了,干脆把这个数打下来,相当于reset,然后重新开始的节奏。

  但是进入到这个财报,刚才提到的这几个云计算的厂商并没有给我们这个message,还是很强劲的增长,这一块没有说有问题,还是很强劲的投资,不仅是自己的业务这一块没有觉得是有慢下来的迹象。总的来讲,要抠细节的话,它们还是有一点点细节,今天就不讲细节了,总的来讲还是很健康的。而且他们自己投资的不发一点都没有慢下来。举个例子,就像是facebook这样的公司,自己的业务遇到这么大的问题,遇到了这么大的一个转型的问题,但是它在投资这一块根本没有减缓下来多少,几乎你可以认为它没有减缓,还是持续在投资的。所以,这个财报到目前为止,在我们看来toB这一端其实是要比之前担心的要好很多的。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可能recession是不是有点over play,这是从基本面来讲。

  再有一个,基本面都是滞后的,大家要永远有这个想法在脑子里。

  主持人:刚才刘总说了,大家也知道,我个人认为美国市场,我是上个世纪末、这个世纪初开始了解,包括再往前,刚入行报道研究美国股市,往前看可能是到80年代。经历过这一段时间的人,几乎肯定都认为美国其实市场最精华或者是美国的实力最大的体现,其实是在科技股,市场也给这个加了背书,我就是让这些股票非常地上涨,FAANG每只股票在过去十年都是非常强,表里如一。我们也知道将来如果要投,要找到新的FAANG,可能还是要在高成长上,在插上科技翅膀的股票里去讲。

  刘总,就像华为一样,它对未来大幅的研发投入,可能会为它将来的腾飞打下坚实的基础。但是从财务数据上来,确实是投入。还有一些赛道非常热,大家疯狂地去投,风口在那儿,比如SaaS,大家都投,但是历史会告诉我们这里边十只股票里可能有八只是PPT造车,或者是PPT造概念,很多人就是吹概念,希望圈一笔钱就走,中间可能会有一两只剩下来,但不管怎么样,都是要烧钱,都要有泡沫。如果要找到幼年的FAANG,肯定要冒比较大的风险。如果通过这些方式去挑,刘总有没有什么经验告诉我们,怎么能比较大概率地找到这些幼年的FAANG,比如哪些方法?哪些指标?做怎样的调研,怎强我们的判断?

  刘沁东:不敢说有什么独到的见解,我就讲一下我们的思路。基本上我们是从上至下,首先把赛道要想清楚。如果你在一个好的赛道里,你都不会差。如果你是跑到一个差的赛道、没有增长的赛道,哪怕都是人尖了,可能你也活得很辛苦。

  所以,第一,要找到一个好的大的赛道。在我们看来,数字新经济就是一个大的赛道。比如半导体,这个行业以前很有意思,2018年以前大家把它当成一个周期行业,其实它的增长和(6.524, 0.06, 0.99%)GDP是一样的,经济起来,它起来;经济下去,它下去,并不把它当成一个传统的增长行业。随着云计算,随着AI,随着数据中心,大家对算力要求越来越高,包括无线互联、5G都要加在里头,导致大家对算力要求特别高,自然让半导体这个行业发生了一个不是全部但至少有一部分发生了质的变化。最近最明显的可能就是数据中心、云这一块,受益的是AMD、英伟达这样的公司,这一类公司一下子变成成长性很强很强的公司。

  举个例子,AMD是我们一个特别喜欢的公司,股票和公司基本面有的时候是分离的,这个公司的earning涨了30%、40%,它的multiple降了60%,所以股票跌完全是因为multiple在跌,但它自己本身的业务其实一直在稳步增长,而且它在它和英特尔(35.67, -0.48, -1.34%)的竞争中,它是逐渐取得优势,一直在从英特尔的手中去获得这个市场份额。

  老一代的人可能对AMD的CPU还是老的印象,廉价的笔记本才会用AMD的CPU,现在这个早就变了,其实现在廉价的笔记本里面才用的是英特尔的CPU,AMD自己的打法也在变,它给PC那一块更多地关注在高端。

  总的来讲,它在一个大的云计算扩张的赛道里提供核心算力。

  同样的故事,Marvell也是这么个公司,也是云计算,当然提供的类别会更多一点,而且本身算力也是被分得越来越清楚的。以前可能就是CPU,CPU做所有的事情。后来有了GPU,做AI的算力。现在甚至有了DPU,处理data,就用DPU,一个专门的芯片组做这个事情。所以,本身芯片的结构其实也是和以前不一样,是在一个快速发展的过程。

  毫无疑问,这就是一个大的赛道,大家在这个大的赛道里找行业的领导者,不管是在技术上,还是在商业模式上,还是分赛道来讲。当然像技术为先的赛道,肯定技术上要能过关、够硬,有好的ecosystem。比如AMD和TSMC的联手,就帮它走出了2017年的困局,拿出能够跟英特尔一争市场份额的芯片,而且一直执行得非常不错。

  英伟达的故事大家相对更熟悉一点,它在数据中心这一块的布局可能是最完善的,不仅仅是有好的GPU,光有GPU还不行,还要有相应的软件支持,这是英伟达铺得最漂亮的一块,而且长远来讲是领先其它人的。

  给大家一个思路,你怎么去找这样的行业领导者。

  我们再往上走,再举个例子,软件SaaS这一块。

  首先,我们过去几年,2018、2019年开始,到2020、2021年是一个小高潮,软件和服务,随着云计算的兴起,大家都上云,软件也都通过这种方式来提供服务。这也是一个大的趋势,越来越多的企业把它的workload都移到云上去,过程中催生了很多需求,比如安全的需求,对大数据、对BI的这些需求,新一代的软件服务的出现。SaaS是很有意思的一个赛道,比较于半导体,SaaS公司当已经上市的时候,它其实还是处于产品周期相对早期的时候,很多SaaS公司都是不盈利的。这时候对投资人是有一点考验的,当大家都给你讲这个故事,我虽然现在烧钱,我以后会盈利,但是谁是真的、谁是假的,这就是你的投研工作。

  MongoDB这么一个公司,在过去几年它一直受到这个市场的质疑,这两年它走出来了,前几年市场一直在很质疑它。

  Atlassian就走得没有它顺。

  我举这两个例子,虽然技术都是非常好,大家可以持续关注一下这些公司之后的发展,我们明显可以看到MongoDB走得比Atlassian要好。  同样的思路,往应用端讲,电商也是一个大的赛道。FinTech更有意思,一些新公司出现。这一轮下来,因为估值很高,它们又被打下来。再加上一些初创公司,当周期变了的时候,它们业务肯定会受到影响,你要challenge是不是一个真正成长性的股票,还是你的周期性还很强。这不是黑和白,有时就介于中间之间。有很多很多工作其实都是要去做的,每个赛道又不太一样,但还是回到最开始我们说到的那三点,你能不能的在这个时段接下来五年有一个稳定的成长性,有没有定价权,有没有运营杠杆,核心这几点抓住了,你就找到了真正的成长股。

  主持人:刚才刘总很多的阐述也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比如说现在其实在中国,我接触的人是蛮多投资美股的,应该说只能算是中小投资者。就像一位投资大师林奇说过,中小投资者的优势在哪儿?其中有一点,可能因为他工作的原因或者某种机缘,他对某些公司特别特别了解。因为据我所知很多投资中概股的公司,为什么呢?很多人就是这些公司的员工,或者说是它的竞对、友商,对这个公司非常了解。林奇说如果你对这个行业、这个公司非常了解,可能会相对于专业投资机构会有更多的优势,比如一个大的投行的一个分析师,对这个公司研究几十个小时上百个小时,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你在这里工作了十年,对这个行业的了解肯定非常透彻,如果平时非常注意这些信息的收集。为什么我这么说呢?如果中小投资者,就像林奇一样,如果想有优势,真的可以关注你所在的行业,最好是干这个的,可能会有一些机会,这样会有助于你去选股,你去操作。但是如果你不是这些相关的行业的,你对这些行业没有特别深入的了解,你又是中小投资者,你也不可能做大量的投研,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可能还像我一样有朴素的想法,就像一位伟人说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将来这个市场如果上去,科技应该是会占相对较大利润的份额,会享受到这个市场上的红利。您会有什么建议?比如是不是买一下科技股某些赛道的ETF?甚至是投资一下像你们这样偏成长性的基金?对于这一类中小投资者,本来没有行业和认知上的优势,您有什么建议给他们?

  刘沁东:当时我们做5G ETF的产品,当初最原始的想法就是整个投资业服务散户服务得并不是那么好,或者说可以服务得更好,服务散户最好的方式,ETF就是一个伟大的发明,它就是降低了散户参与市场投资的门槛。

  我当时的想法很朴素,说起来也不怕别人笑话,我做一个ETF的产品,让我姐姐、我妈、我所有的亲戚朋友,他们有点闲钱能够投进去,十年之后,等他们退休以后,看到挣了不少钱,我这个产品的使命就达到了,就是这么一个朴素的想法。对于散户投资人,我必须跟大家讲清楚,我认为散户尽量去做择时的事情,连专业的人都很难把择时做得很好,有时对,有时不对,里外里是50%对50%,有时甚至更差。散户做择时真的是很难的事情。我说得稍微有点学术,任何一个资产,在一个良性的市场里面都是有风险定价的。道理上over time,只要你take risk,你持有的资产总是会给你回报的。虽然有的时候涨得多一点,有的时候回来了,但是一个良性的市场,它里面好的资产都是有一定的风险定价的。作为投资人来讲,其实都不是散户,对于机构是一样的道理,你就是挣风险定价,而不要试图挣择时的钱。有时你挣到了特别爽,有时你亏了,特别不爽,做了一辈子来来回回,还不如buy and hold效果好,buy and hold的效果并不会差。

  美国人爱讲这个故事,因为美国市场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它的资产是有风险定价的。其实全世界就是美股资产是有风险定价的,有很多学术研究,包括我们自己做研究都可以证明这一点。欧洲、日本,这些策略相对来讲你会发现,在这些市场上,你还必须多多少少得择时一下,你不择时,可能buy and hold最后还不挣钱,或者挣的不值得你承受这么大的波动。这个没有办法,由于很多很多原因,有文化,有政治,有法律的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了美股市场确实是现在全球所有大的资产市场里边为数不多的,可能我认为是仅有的一个是有好的风险定价的市场。

  所以,投资美股其实真的可以做这种buy and hold,看准几个赛道。举个例子,就是觉得科技赛道号,QQQ就是一个好的选择,就是有点闲钱就买点QQQ就好了,每个季度不管市场涨还是跌,因为有的时候买在高点,有的时候买在低点,攒一点钱就买一点,养成投资的习惯,就当成定投,是可以的。长期来讲对于散户这个打法不会差。当然你可以觉得是否可以搞点医药,搞点你自己熟悉的,认为成长性会高的就好。避免过度地上杠杆,很多人死其实是死在上杠杆上面,市场跌没有关系,很多人死其实就是因为市场high的时候特别high,上了很多杠杆。当市场突然下跌的时候,你就被清仓了。市场起来的时候,你就被落在原地,散户要避免这一点。你避免了这一点之后,你给自己足够长的时间,你的投资不会差。

  主持人:刘总刚才给我们讲的好多理念其实是巴菲特老先生都给我们讲过,他就是典型的buy and hold,而且他会持续非常非常长的时间,他也活得够长,他最后用时间来复利,战胜其他所有的对手。

  刘沁东:派哥,就拿QQQ举个例子。过去十年QQQ经历了这么多,去年全球经历了多少事情?从2011、2012年起,我们经历了欧债危机、经历了上一次俄罗斯打仗,2015年的石油危机,2015、2016年还有mini recession,主要是由于石油危机引起的。我们又经历了川普,我们又经历了2018年中美贸易战,2020年又经历了新冠,我们经历了好多好多,写一本书都会觉得过去十年是人类的苦难史。但是看看QQQ的表现,一点都不差。大家有时候要有这个信心。

  主持人:您说得很对,往往悲观者是正确,但是乐观者最后是成功的。股市总体来说最终是要通过指数或者是股价慢慢上去。

  总体来说,从哲学底蕴来说,它就是一种乐观的心态,相信这个世界、这个经济、这个人类能够慢慢地往前走、往上走,中间肯定有波折。现在处在这个时点,这个时点还看不太清,还有一些灰暗,还有一段时间。

  最后希望您展望一下,展望未来三个月到半年美股的前景,因为有一些先行指标,您对一个季度到两个季度美股前景怎么判断?会有哪些来自宏观层面的一些好的机会,告诉大家有所准备,可能能给你带来利润。

  刘沁东:我更多可能是从一个散户的角度来讲,刚才我跟大家讲前面有很多看不清的都希,对通胀有没有控制下来?简单地来讲,分成几种scenario。如果后面证明我们的通胀其实确实是被控制下来了,如果通胀确实在接下来几个CPI的数据,labor market确实有一个很明显的下滑,这个时候联储,特别是9月份的议息会议为什么很关键?联储自己都说很关键,时间上来说确实很关键,因为那个时间点上,联储会对通胀有多大的影响,真的可能就看出来了,因为它有一个滞后效应。如果那个时候已经显示出控制下来,可能5月份、6月份真的就是底,那个时候相当于联储就彻底转向,9月份联储告诉大家彻底转向,通胀就不是事情,利率就下来,回到之前低利率的环境里面去,在我来看就是一个新周期的开始。现在QQQ涨回来一些,之前跌到30%,已经price in了很大一部分的recession。

  所以,这是一个好的假设。

  不好的假设是到了9月份的时候,联储发现或者市场发现通胀还是没有下来,甚至还可能再往上走的阶段,这个时候联储又要加码了,是不是75个bp都不够,现在要搞100个bp上去,会带来的影响是什么呢?它会把实际利率再打上去,所有的风险资产肯定又有一个valuation的reset。

  我自己觉得,如果再打下来,其实比起5月份、6月份的低点,可能也不会低特别多,因为从valuation的角度来讲,会讲为什么低特别多,作为一个散户,我反而觉得在接下来的这个阶段,每一次市场出现一个大的回调的时候,可能都是一个建仓的机会。因为放在一个大的时间来看,现在这个点上,刚才我提到很多资产真的就是白菜价,是值得拥有的。因为这是散户的好处,不像我们,我们每天的净值都会影响到投资人的心态,我们是有这个压力的,散户没有,你买了它放在那儿,五年之后再去看,现在这个点上有很多公司都是白菜价,这时你别买到市场涨起来它不涨的公司,选到高质量的成长股。如果你心里没谱,买QQQ就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但凡有这种机会,散户是可以开始一点点建仓的时候。

  对于专业投资人,因为我们总是想赚到更多的价值,我们试图争取能够抄在底就不要抄在腰上,可能我们会做得更精细一点,但是散户完全没必要。抓住那个底的人,90%是运气,不管你是专业还是不专业。

  主持人:对的,您说得很对,很多投资大师都告诉我们,择时理想(34.32, 0.34, 1.00%)状态是能够买在低点、卖在高点,但其实是没有多少人能够做到。想连续做大,其实就是撞大运。

  刘沁东:对。我可能是相对乐观一点,我没有像很多人、很有名的机构都会说,觉得这回通胀会持续的时间非常长,联储要把利率加到很高很高,可能会形成滞胀。滞胀在资产端的表现是实际利率会在高位维持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增长数据又会往下走,对所有的资产都是很糟糕的,我管它叫“双杀”。不管是股还是债,都不会好。但我自己个人认为,它是一个过渡时段,不是一个稳态,不会在那儿待太长时间,这是我和很多机构不太一样的观点。我们看吧,希望我们是对的,如果在一个滞胀的市场环境下会非常非常痛苦,什么资产都不会好。

  主持人:对,确实是有很多经验或者是很多投资的前辈也告诉我们,如果这个市场上没有多空不同的看法,这个市场是没有什么机会的。大家都不卖,或者是大家都要抛,这个市场其实是没有什么机会的,而且真正要赚大钱,可能是有一点反向的操作,和市场的主流可能需要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这样可能能够赚得更多一点,事实也是这样。如果大家在这个时段都挣钱,盘子就那么大,肯定你会赚得少一点。

  我们和刘总的对话也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了,我最后稍微总结一下刚才刘总说的,因为刘总非常善于投资科技股,也非常善于投资成长股。在这一点上,可能比较更偏向于林奇的风格。他刚才说了三点,我应该还是领会得比较准确。刘总跟我们说了,要挑到好的成长股,有三点,第一,业绩在可预期的一段时间内有比较高的增长,在营收方面要保持高的增长。第二,有护城河、定价权,我的产品卖多少,我能长期说了算,这肯定是一个非常好的行业,它的产品是非常好的。第三,运营杠杆。运营杠杆这一点在科技股里会体现得尤为明显,因为它具有网络效应,加上高科技的杠杆。在传统企业里面不能说没有,也有,我们也会见到很多高运营刚健,但是高营运杠杆是一个非常必要的条件,因为有杠杆才会有加速,才会有撬动。

  刘沁东:我加一点,更重要的是看到它的运营杠杆是从低往高涨的趋势,倒未必说它要在一个高点,是你要找到它现在的运营杠杆很低,但它其实是能够涨起来的股票,这个释放出来的力量就特别大。

  主持人:如果涨得很高了,可能早就被市场发现,就不是下一代的FAANG,我们现在讲的是幼年,就像NBA的球星一样,他在初中、高中的球队就已经脱颖而出,将来迟早是要去NBA的感觉,你要及早发现他,把他签下来。

  今天和刘总的谈话非常有收获,相信广大的观众也是这样的,我们非常感谢刘总在百忙之中拨出这么多时间,我们也希望在不远的将来,刚才其实有一个隐含的约定,再过几个月,在市场看得更清楚的时候,我们请刘总再来,再去指点一下,几个月以后美国市场又会能够找到什么好的投资标的,如果这几个月错过了,未来几个月在方向比较明朗的情况下,再加上刘总的指导,刘总投资理念的宣讲,我想你也可能会在那个时点找到更好的投资的标的,然后buy and hold,静待花开。

  刘沁东:谢谢派哥。9月份很重要,如果可以的话,期待9月份和大家再见面,我们可以那个时候好好聊一下。

  主持人:好的,我们就以此为约,在9月份等美国的CPI或者联储的议息会议前后再来约,让刘总给大家讲一讲那个时候美股市场的态势。

  非常感谢刘总今天在百忙之中真的是拨出一个多小时,您作为基金经理,一寸光阴一寸金。

  刘沁东: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和你、和大家交流。

  主持人:好的,美股9:30马上要开市了,不影响刘总,也不影响其他所有的美股的投资者们去看盘了。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我们再次感谢刘总,再见!谢谢!



 

每周五下午5:00-7:00直播: 报名链接: https://us02web.zoom.us/.../571.../WN_cuCx2zB0SgWwkcwLK1HIvA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美西时间5:00PM(美股复盘直播):https://youtu.be/JoWIybGSpxw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2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