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4万字完整版!2021年股神巴菲特股东大会实录,解读热点问题(三)

本文来自:扑克财经

但是现在伯克希尔的状况,对伯克希尔公司我自己是非常钟爱的。不见得一般普通的人会选择自己的股票选择这么对。但是我们的公司里面,我跟芒格先生在50年前就已经进行合作了,我们也有一群非常特别而且特殊的股东们,以及我们的群体。你不用再加任何的考虑,而且在十年、二十年之内可以毫不费力可以持有这样股份的话,其实是蛮安全的。我想标普500跟我们比较,我还是喜欢伯克希尔公司股票的。如果您毫不知情、不懂得股票的话,而且没有任何对伯克希尔感觉的话,那你就买标普500好了。

贝基·奎克:你们今天的这些托管人,还有在讲到我们的指数股票,对于您的管理人您是觉得非常安心吗?还是有信心?


沃伦·巴菲特:我这中间大概有1%,很多的一些有钱的人,可能都有一些所谓的托管账户或者怎么样。但是我们公司伯克希尔是公开的信息,你要怎么看都可以,完完全全透明的。但是99.7%我们的这些持股中间,我们会投资在一些慈善事业,或者是到时候也缴了税金了。但是伯克希尔是一个很好的可以持有的股份,特别是某一些人,可能小百分比是配偶持有的。但是90%跟刚刚我们讲的标普500比较的话,经过一段的时间你看过了更多的一些产品,或者了解了更多的一些股票的情况,特别对美国的群众来讲,你可以选择哪一个行业可以投资,或者投资到哪个安心的地方。如果你不知道任何股票,或者对股票市场没有任何支持的话,就买标普500吧。但是我讲非常小的一个部分,也就是您可能进行投资非常小的部分。


我当然不在乎说持有大概99.7%的股份,但是剩下的一部分我完完全全捐献到都不会有任何遗憾的,但是我觉得伯克希尔还是非常让人安心的。


贝基·奎克:下面一个问题,来自于英国的问题。对于石油天然气和雪佛兰公司的情况,以及1997年关于烟草的情况,你们到底愿意做些什么?还有您觉得不安心,对于那个时候的烟草投资不太安心。查理也曾经讲了,讲到私人烟草公司也是非常类似的情况,他个时候是否后悔?现在我们又把这个同样的状况想到石油天然气,跟以前的烟草来进行比较。当然那个时候的烟草会造成人们健康上的问题,比如说有肺炎等等。现在我们在讲到石油天然气可能会更复杂,也是我们现在所有的人们在想的,今天在讲的付出来的代价是不是有关?我现在讲到环境跟气候变化之下,这种是不是合理的?而且是真正能够做的取得改变的脚步上跟上现实的作用?有的时候我们讲到现在年轻一代,觉得买石油天然气可能要付非常重大的一些税,我们也看到了烃(音)的费用,或者雪佛兰公司发生的情况。我们现在定义石油天然气的情况,对于你的投资回报是不是还可以进行呢?


沃伦·巴菲特:我现在可以用十个字来进行回答这个问题,你讲的问题非常冗长,但是我不记得每一个细节讲了什么。我想每个人对任何东西都有两边的意见,我非常不高兴,不希望烃相关的行业,石油、天然气马上被禁止了,这是不太可能的,我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状况。但是必须要适应现有的状况,也就是任何的情况都有可能的。我知道1997年跟现在的情况不一样,那个时候我记得也被问到了这样的问题。像好事多或者沃尔玛的情况,也听到了更多的情况。现在卖的东西,石油天然气是比较大代价的东西,还有卖烟草跟以前来讲也是比较贵的。

现在状况非常困难,你到底要做什么样的决定也不是不可知的。以前比较好的业务,现在是否如此?我想也不知道。我们也希望找到对于人类比较有益的,当然那个时候抽烟,有些人已经知道坏处在哪里了。在法令上来讲,你还要不要选择去抽烟都是自己的决定。但是我可以告诉你100多种理由不要抽烟,那个时候也跟说客谈过的。


比如说投资到旅馆业,那时候跟我女婿也谈过,烟对人类都是有害的,后来决定不要投资在上了。但是我现在看到的,我有的时候在金融公司、在报纸上登广告,我说这些公司真的是非常糟糕的,为什么还登这些广告?你要禁止这些行业的时候是蛮难的,当然在社会上做真正的评论,有的时候也是比较困难。我不知道这些公司是不是对社会有贡献?但是我非常高兴做了明智地决定。


但是我可以跟大家讲,很多的事情会改变的。当然我不是要在做道德地评判。实际操作一个行业,这些行业中的一些因素都是非常复杂的,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比如说屠宰场在屠宰的时候是不是做了道德标准地评判呢?这些只是一种行业,或者您的配偶、朋友、公司里面是不是对你有所评论?你现在必须自己要做的论断,比如说觉得这些行业不对,你就投资在所谓的指标、基因好了。


并不是你拥有哪些公司的股票或者该怎么样,雪佛兰公司是否是你投资的对象,或者是不是进这个行业,是不是有一些评判的准则?我是没有任何的批评的。查理讲一下。

查理·芒格:我想你要想一下今天在家里比较年轻的小伙子们,有一个人可能是一个英文教授,是替雪佛兰公司做的,我会选雪佛兰公司里面的人,我希望这个认不是你女儿。


贝基·奎克:好!另外一方面,我从2018年开始购买你的公司。今天有两三个人提出跟气候有关的机会,可能有人是不太赞成的,有讲到反对意见。伯克希尔在讲到的金融上都是投资到比较好的,为什么不朝着比较正确的方向走?还是有更重要的议题进行讨论?你现在告诉我,投票为什么得到相反的结果,你的建议是什么?


沃伦·巴菲特:可能格雷格先生待会再讲一下,伯克希尔反对意见为什么会得到这样的结果?对气候变化和气候相关议题是怎么做投票的?这中间大概已经有上百万的持股人,可能你也可以找到很多的有名人的名字。当然在做这些决定的时候,也都会进行更相应地考虑。但是我有的时候也收到很多的信件。


去年有三封非常重要的信,也是股东寄过来的。在进行投票的时候,你也会看到投票的结果。但是是非常压倒性的结果,就是伯克希尔自己用的这些钱,不要用在气候变化上面。这些人,我现在并没有说要花这些钱做什么事,但是他们都是我们的持股人。很多人,可能连我们致股东的信都没有看,或者对能源行业的知识,可能都没有进行了解。或者我们在交通业、运输业上面的工作,也没有进行相应地了解。


或者政府现在要做些什么事,对他们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吗?我想在整体上面来讲都是好事。但是我们有一些群体,他们都是好人,他们回答的一些问题是用他们正确的方式或理解的方式去回答,而且可以放在我们的年度报告上面。但是报告给格雷格,或者在能源或其他方面的。但是你讲到我们的交易可能涵盖了行业中的95%,这些是具有核心性的,我们必须要这么做,因为必须要求被报道所有做的事情。


再讲到业务的层面,比如冰雪皇后或者其他一些小的企业,并不是我们在疫情的时候,也许12个人曾经在疫情期间到我们公司来,这中间大概有36万的人在为伯克希尔公司进行工作。但是一些不利的状况,以及对我们觉得反向的状况,在我们的时间中也都经历过了。我想,我是唯一公司里面的CEO在标普500里面会能够做出这样的,每一个月都会真正去看月度财务报告的人。

我不觉得其他公司会这么做,所以2月、3月很多的CEO会得到年度报告,但是这些东西我不需要了,我可以把过去六年、七年这些公司如果遭遇不幸或者有困难的情况已经理解过了,这些收入已经完全掌握了。所以我们做的事情,并不是跟这个部门进行报告、跟那个部门进行提交做的事情。对我们来讲,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真正在进行的事项,基本上就是在伯克希尔,像刚才讲的铁道公司、能源公司应该做的事情。


查理·芒格: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全球变暖的事情,很多人知道全球变暖了,其实还没有。

沃伦·巴菲特:我们知道这些答案,也没有办法在报告当中提出很多未知的东西。有些不想这在方面持股的,我也在年度报告当中提到了。我们在年报中提过,人们觉得我们是不断地收敛股票的人。但是我想提到,伯克希尔公司是有更多的,就是刚才提到的商业基础设施,我们总统也在提基础设施建设。我们在商业基础设施方面的持有,总额是高于美国所有的其他公司。

比任何的这些全国最大的公司都要多,而且这个领先的程度还非常大。我们的投资在基础设施方面真的非常大,这也是让我们公司不断滚动向前的一个关键。像我们的铁路,运载了整个国家物流50%以上的物流。2006年、2007年的时候也是在规划怎么关闭煤炭行业,但是也清楚如果我们的电力能够更多的来自于其他的发电源的话才能够完全关闭煤电的电场。以前很多的煤炭也在不断地枯竭,我们也在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也是在尝试着把更多的输电企业建立起来,我们也被问到很多这样的问题。通常我们的回答是,比如看我们年报中有60亿资金,今年年报中又进入了另外20亿资金来投入这个方面。我们让格雷格来讲一讲他在这个方面的想法。


格雷格·阿贝尔:刚才沃伦提到,像能源公司和BNSF(音)有非常大的碳足迹,我们再看看伯克希尔这边。我们在过去有披露这种情况,一直回到2007年的时候,我们其中有两个投资者的报告,最早一份是2007年,最近的一份是2021年,就是伯克希尔能源公司的报告里面。

我们先看2007年的那一份,我们做投资者的固定收入报告,之后一直每一年都在做,一直做到2021年,2021年又做了相似的年度披露。对于伯克希尔能源的去碳化的探讨。我们回到2007年当时开的会议上,在那次会议上我们有第三方债务资本,是一个比较传统的资本架构来整体的成本。那个时候,每年也是向投资者强调,回到2007年大会上很有意思的一点,当时在这个报告中已经提出了气候变化是最基本的威胁。另外我们也是提出来一些很好的建议,比如关于创新,关于整个市场的变革,还有怎么样去设立合理的目标。在那个时候已经做出了一系列的建议,就是对于整个市场怎么去做


变化之后的每一年,我们都有一些新的计划和策略出台,看一下我们在伯克希尔能源上的每一个部分怎么跟监管机构的教导,怎么样去变革现有的能源架构,这个能源架构都是围绕着去碳化去开展的。并且在不同的州、不同的客户纳入所有的利益攸关方一起讨论,并且为伯克希尔股东做出交代。


我们看看所有这些年的宣讲当中都有一个非常共同的主题,就是必须要首先打造一个非常坚实的基础。这个基础是什么呢?就是要打造高伏、高电压的电力传输系统,在今年股东信中也强调了这一点。伯克希尔的能源会在美国西部的输电网中投入180亿基础设施建设,其中130亿会在未来的几年投入,已经投入了50亿,一共是180亿。就是这样的一个坚实的基础,可以让我们不断地实现再生资源的增长。


在每个州,我们的伯克希尔能源都会提供这方面的支持。我们之前强调过了,在输电网的基础设施上已经投入的非常大。而且在可再生能源的投入上也很大。


我们看到2020年的投资数字的时候,大概有额外的300亿投入到了可再生能源的开发上。完完全全会颠覆我们的公共事业,就是实现我们想要的去碳化的目标,也可以把这样的情况告知客户、有关方。我们现在取得的成果相对来说是比较棒的。


我举几个例子,比如回到2015年的时候,那时候美国加入巴黎协定,当时在巴黎协定上定了非常多具体目标。在这个目标之外,伯克希尔能源公司和其他12公司,包括谷歌、沃尔玛、苹果等等公司,当时向巴黎协定也做出了自己的承诺,伯克希尔能源也是当时的承诺方之一,在2015年就做出了成果。其中有多少公共事业公司?还有其他的能源公司,有很多能源公司在那时候没有做完全承诺,我们当时做了非常多这方面的承诺。


其中的一条,我们要把150亿的资金投入到可再生能源领域,总额大概300亿的投入。我们现在已经大大超过了这个承诺额,所以我们对于去碳化的承诺是非常清晰的。我们也是把目标量化,然后去可衡量。


你再去看一下跟当时美国政府做出的承诺,跟巴黎气候协定对标的话,当时的目标是在碳足迹的减排上,从2005年的阶段到现在,从2005年到2025年降低26%到28%的碳排放。我们的承诺是多少呢?我也非常高兴向大家、向董事会宣布,我们在2020年就达到了2025年的目标。我们不但做出了承诺,还提前去完成了对《巴黎协定》做出的承诺。


我们新总统上任之后谈到了重新加入《巴黎协定》,现在的政府也提出用2005年作为基准年,这个排放的目标应该是在2030年减排50%到52%。我们在向股东、向董事会做汇报的时候,伯克希尔的能源会在2030年没有问题,完完全全可以达到《巴黎协定》减排的承诺。

为什么可以达到这一点呢?因为我们真的在输电基础设施上进行了非常大地投资。刚才沃伦也谈到了,之后我们还做出了在可再生能源上非常切实地投资。


大家想到碳排放的时候,都会说你在火电场上有多少个、关闭了多少个。我们看到旗下所有的电力行业的情况,我觉得这是一个过度期。我们知道在三种不同的公共事业的标准,都是要进行这样的过度的。从现有的发电情况向之后可再生能源转变,这个转变要向天然气去转变。我们的火电厂也会不断地退休,现在也很高兴地向大家报告,从2020年整个一整年关闭了16座火电厂。再看看2021年到2030年的目标,还会有16座火电厂地关闭。继续看2031年到2049年,剩下的14座火电场会相继关闭。这就是我们所做的每一个行业商业活动的加权,都是在不断地实现这样的过度和转变。实现所有发电行业的去碳化。


首先要向我们的攸关方和客户来报告不损害他们的利益,同时实现去碳化,向伯克希尔的股东做出交代。还有要添加的一个事情,现在伯克希尔下面碳足迹的第二大公司BNSF铁路和BHE能源(音),我们都在看他们在伯克希尔的内部的排放额,铁路集团也是在碳足迹减排上实现了非常大的投入,也是建立了基于的2030的目标承诺,这个目标符合《巴黎协定》的目标。

在我们的行业当中,我们的承诺也会跟《巴黎协定》同步。BNSF的碳足迹在2030年也会减少30%,这也是我们进行了公众披露的一个数字。BNSF的网站上也进行了披露。包括伯克希尔能源刚才的数字,也是公布在了他们的网站上,所有的股东都可以获得这些数字。


我再从伯克希尔股东的角度去出发,我真的非常相信这些风险是得到了很好管理的。而且我们现在所处的地位,也是符合我们长期发展的趋势的。谢谢沃伦这个机会!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0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